大文學 > 奇幻小說 > 網游之金剛不壞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講道理的石公全文閱讀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講道理的石公

在眾人的注視下,王遠一分為二,二分為三層層疊疊,召喚出七十二尊身外化身。

這些化身個個大光頭,提著鐵棒神情兇悍,長得和王遠一模一樣。

“我尼瑪……”

見王遠還有如此壓箱底大招,小樓一夜聽春雨心都涼了。

乾坤伏魔會眾人更是無不駭然。

一個和尚就已經十分難對付了,此時又跑出來七八十個……眾人的心情自是可想而知。

“臥槽!這年輕人!!”

此時此刻,最驚訝的莫過于春光燦爛。

身外化身之法是無上大神通,天地間少有人會,春光燦爛為了習得身外化身,還得煉制五行魔神,然后在靠冥炎鼎分化元神,才能將元神分別注入五具魔神之內,從而達到身外化身的境界。

化身強弱,和五行魔神本身強度有關,想要煉制出五只極品魔神,耗費基本等于同時連五個號,可以說有費錢又費力。

可王遠只靠一根毛就搞出了這么多身外化身,春光燦爛心態都要崩了,不知道自己費這么大勁意義何在。

當然,身外化身也有不同。

王遠的身外化身只能繼承王遠50%的能力,而且還是消耗道具,有時間限制,不似天魔附生那般,實力可增長,而且沒有時限弱點。

再者就是天魔附生身外化身之法基本等同于一人控制多個角色,各種細節都可以如臂指使,而王遠身外化身召喚出來后,只能下一下簡單指令操控,其他全都是自主意識……掌控性要差上很多。

優點僅僅只是快捷實用,不用刻意耗費資源。

所以兩種身外化身之法也算是各有優劣……

春光燦爛只看到了王遠這一招優點而已,心態崩潰也在情理之中。

雖然每一具分身只有王遠50%的屬性,可架不住人多啊。

七十二個具有王遠一半實力的和尚,掄著鐵棒四處亂砸,一個照面就把包圍王遠的乾坤伏魔會玩家打了個措手不及,陣型都被分插切割成了一個個小隊,只一個回合就被沖撞的亂成了一團。

大家各自為戰,十個人一隊對上王遠的分身,打得不可開交。

“愣著干啥!快走!”

身外化身最大的特點就是本體和分身可以自由切換,大大提升生存能力,就在春光燦爛感嘆人生不公的時候,王遠已經把被控制的本體切換到一具分身上逃離了包圍圈,來到了春光燦爛面前。

“啊……快走……”

春光燦爛也緩過神來,連忙御劍跟在王遠身后飛向出口漩渦。

“哪里跑!?”

小樓一夜聽春雨見二人要逃,怎肯放過,指揮著沒有被分身糾纏住的幫眾堵在了漩渦門口。

王遠分身雖然拖住了絕大多數人,可架不住乾坤伏魔會人太多,圍堵上來的已然有近百人之多。

漩渦門口只容一人通過可見是很小的,被這么多人堵住,想要沖過去自是不太容易。

況且王遠的分身只具有王遠的屬性,不具備王遠高超的戰斗意識,只是很簡單的AI,被十個同修為的玩家組團圍毆,落敗不過是時間問題。

若不趕緊沖過去,怕不是白白浪費一根救命毫毛。

“想走先把鼎留下!!”

就在這時,割一刀震九州很沒逼數的指著王遠和春光燦爛大呼小叫。

“鼎?”

王遠怔了一下,見春光燦爛一臉壞笑,當即也明白過來這家伙指不定又吹了什么牛逼。

于是王遠隨手在懷里掏出一尊大黑鼎,使出【釋迦擲象功】往遠處扔了過去。

事態緊急,乾坤伏魔會玩家哪里來得及仔細看王遠扔出去的是什么鼎,也沒注意到王遠魁梧身軀的背后,春光燦爛大袖長袍下還藏著一尊鼎。

見鼎被扔了出去,所有人就好像看到骨頭被丟出去的狗一樣,二話不說直接駕起遁光飛了過去。

那鼎被春光燦爛吹得神乎其神,好似武林至尊寶刀屠龍一般,乾坤伏魔會眾人又不把小樓一夜聽春雨放在眼里,這玩意自是誰搶到就是誰的,大家肯定要拼命啊。

漩渦入口處,登時只剩下小樓一夜聽春雨一人。

“錯了!錯了!”

小樓一夜聽春雨的眼神一直盯著春光燦爛就沒挪開過,自是知道眾人是被王遠晃點了,急的大吼大叫。

這此刻莫說大家心思都在鼎上,聽不到小樓一夜聽春雨的呼喊,就算聽得到,也會因為這家伙故意騙人,懶得理會他。

王遠不耐煩的跨步上前飛至小樓一夜聽春雨身旁,舉起太棒一棍子下去,世界就清凈了。

而這時候,乾坤伏魔會飛的最快的玩家也搶到了王遠扔出去的黑鼎。

【桑土公的鐵鼎】

“草!什么玩意!!”

抓著鐵鼎信息出現在眼前,那玩家當場口吐芬芳,隨即被趕上來的“同伴”亂劍分尸,鐵鼎從半空落下,又開始了一輪你爭我奪。

……

乾坤伏魔會自相殘殺至極,王遠二人跨過漩渦,離開棲云山來到了北庭故地的區域范圍內。

掏出【遁地符】撕碎,二人眼前場景一轉,便回到了北庭故地的傳送點,緊接著直接踏上了回中原錦城的日月神梭。

日月神梭升空,春光燦爛坐在王遠對面死死盯著王遠,一言不發。

王遠是習武之人,對他人的目光凝視非常敏感,被春光燦爛這么一盯,渾身毛毛的,忍不住道:“你看我干什么!該給你的都給你了!”

來棲云山一趟,一共就搞到四樣物品,去的時候春光燦爛帶路,連算計帶陰人出了不少力,回來的時候王遠開路,耗費了三根救命毫毛,此時一人兩件誰也沒吃虧好吧,莫非這老家伙還想占便宜?

“你也會身外化身法?”

春光燦爛沉吟了一下,很嚴肅的問道。

從剛才開始,他就一直很在意這個問題。

“草!別提了!那是我最后一根毫毛。”

不說這事還好,一說這事王遠腸子都悔青了。

本以為李元化和萬古狐王會爆什么好東西,王遠才沒有第一時間趁機跑路,結果王遠高估了自己的福緣,萬古狐王老狐貍溜了,李元化的分身被王遠拿了最后一擊,僅僅只爆出了一柄上品飛劍……

為了逃命,王遠用掉了最后一根毫毛。

雖說那七殺劍挺值錢的,可對于王遠而言,一把用不到的飛劍,自是遠遠不及救命毫毛價值要高。

賠了,賠大發了!不應該貪心的!

王遠后悔啊,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

“???”

聽王遠這么一說,春光燦爛心情這才好了不少:“消耗道具嗎?”

“對!消耗道具!”

王遠點點頭,將三根毫毛的來歷簡單說了一下。

“合著那奧特曼也是你?你沒頭發啊。”春光燦爛詫異道。

之前的百丈巨人青面赤發獠牙如劍,相當猙獰。

“那玩意是變身后法相,我又不能控制。”王遠道。

“哦哦哦……”

春光燦爛似懂非懂,接著又道:“你說你師父叫石公?”

“是啊。”

“是猴子嗎?”

“你師父才猴子呢!”王遠怒,這不是罵人嗎。

“不是猴子啊,那就奇怪了……”春光燦爛思索了一下道:“介不介意讓我見見他。”

王遠納悶道:“你的愛好這么獨特嗎?”

“嘿嘿!反正我也沒事干。”春光燦爛嘿嘿一笑。

半個時辰后,日月神梭回到中原錦城。

剛下飛機,好友欄都要炸了。

消息是烏合之眾一群人發來的:“老牛,你特么去哪了?怎么聯系不上?”這是杯莫停。

飛云踏雪:“老牛,你又惹事了啊,怎么把上古妖王放出來了,我們昆侖派都發門派任務去北庭故地降妖了。”

“完犢子了老牛,你怎么還得罪了峨眉派?李元化你也敢惹?”馬里奧非常焦急,他可是親眼見識過杯莫停的慘劇。

“快找地方躲一躲吧!”素年瑾時也道:“峨眉派要追殺你呢!”

宋楊也無語道:“走到哪都一屁股屎!你這家伙就不能消停點?”

“????!!!!”

看到眾人的消息,王遠也是郁悶的很。

媽蛋的,這都叫什么事,屁股后面掛個青城派的追殺令也就算了,畢竟青城派人少,而且青城派NPC除了李靜虛以外,其他人都不咋地。

誰知后面又掛了一個峨眉派。

他奶奶的,峨眉可不好惹啊,有句話怎么說來著,天下氣運盡歸峨眉。

第一高手長眉真人就是峨眉祖師,門下弟子都是赫赫有名的高手,李元化齊淑溟并稱峨眉雙巔,一個劍術無敵,一個法力通天。

能和峨眉抗衡的,也只有戰斗力極其強橫的蜀山劍派了。

這倆門派的地位,基本相當于凡間界的少林武當。

被峨眉盯上,以后哪里還有好日子過。

不過話說回來,王遠也是自己作的……好端端的干嘛招惹李元化,還宰了他元神分身……峨眉派只是下追殺令已經很客氣了,若是李元化親自出手,怕不是王遠連錦城都不敢回。

“咋回事?”春光燦爛見王遠一臉郁悶,忍不住問道。

“別提了,又惹上了仇家!”王遠嘆息道。

“可以啊!”春光燦爛卻是極其興奮道:“你小子頗有老夫當年的風范。”

“你也玉樹臨風,謙遜儒雅正直?”王遠反問。

“癡兒!”春光燦爛笑道:“當年老夫的仇家可是從這個主城排到另外一個主城……”

“臥槽,那你還沒被煩死?”王遠將信將疑。

春光燦爛張嘴就吹牛逼是王遠對他最深的印象。

果然,王遠這么一問,春光燦爛又開始吹了:“煩?打到他們服!老子大搖大擺的在他們眼前晃悠,他們都不敢上來報仇,我當年可威風……”

“好了好了好了!”

王遠擺擺手制止了春光燦爛不切實際的吹逼,帶著他來到了錦城安全區域的酒館內,找了個位置坐下。

“你師父呢?”

春光燦爛四下張望。

王遠沒好氣道:“你買瓶酒打開蓋子,他聞著味兒就來了。”

“你師父是狗啊!哈……”春光燦爛哈哈大笑。

“啪!”

春光燦爛話未說完,后腦勺就挨了一巴掌,把春光燦爛的小聲拍回了嘴里。

“?”

春光燦爛連忙回頭望去,卻是空無一人。

等他回過頭來,只見桌上坐著一個小矮子,正冷笑著看著自己。

“你……!”

春光燦爛嚇了一跳,剛要說些什么,王遠連忙道:“師父,您來了!”

“……”

春光燦爛到嘴邊的話憋回了嘴里,上下打量了石公一眼道:“師……”

“喊我石公就好!”石公沖春光燦爛微微一笑。

“石公師父好。”春光燦爛十分恭敬。

“恩,不錯,比我徒弟懂禮數!”石公轉過頭看了王遠一眼,唉聲嘆氣。

王遠不滿道:“你能不能不要坐在桌上,這里又不是隔壁倭國,咱們沒有那玩意。”

“懂得還不少呢。”

石公跳下桌,拉了一個板凳坐下道:“我交給你的任務?你調查的怎樣了?”

“這個嘛……”

王遠看了春光燦爛一眼。

“但說無妨!他敢泄露我會殺人滅口的。”石公擺了擺手。

“切……”

春光燦爛暗自不屑道:“游戲里你殺人我信,滅口我絕對不信。”

“放心!”

這時石公又道:“十殿閻羅是我的晚輩,我殺了你他們不敢讓你輪回。”

“……”

春光燦爛渾身一震,不敢再胡思亂想。

“嘖嘖嘖……”

王遠感慨道:“真是一個比一個能吹……春光燦爛這是遇到對手了。”

“調查清楚了!”王遠匯報道:“峨眉祖師鎮壓上古妖王的六芒星陣陣眼冥炎鼎靈氣不知為何泄露,被萬古狐王吸收恢復了三百年功力……”

“萬古狐王……呵呵!”

石公微微一笑道:“靈氣是不會無故泄露的,看來東黎妖族在暗中搞動作,要奪回北庭故地了,屆時又是一番天地大劫。”

“東黎妖族?”王遠茫然道:“他們就是北庭妖族的余孽嗎?”

“余孽?呵呵!”

石公冷笑著看了王遠一眼道:“什么是余孽?那北庭故地本就是妖族地盤!妖族也是仙靈界原著民,而人類修士不過是外來者而已,人類修士來到此地后屠戮妖族,掠奪資源,有什么資格說別人是孽?”

“這……”

王遠啞口無言。

“那萬古狐王也是個可憐人!”石公笑道:“這孩子剛做萬妖之王還沒三天,就被人類修士打上門去,為了為妖族留存火種,甘愿被封于六芒星陣之下,也不怨那東黎妖族世世代代都想將其放出來。”

說到這里,石公轉過頭問春光燦爛道:“你說是嗎?”

“我……我不知道啊。”春光燦爛連連擺手,石公的話讓他莫名其妙。

王遠卻是若有所思。

想不到萬古狐王雖然猥瑣,其行徑也是條漢子。

“把鼎拿來!”

石公沖春光燦爛伸了伸手。

“……”春光燦爛抱著鼎,連連搖頭。

好不容易才搞到的冥炎鼎,自是沒那么容易交出去。

“不給我可就搶了!”

石公隨手一指,春光燦爛便動彈不得,下一刻春光燦爛長袖下藏著冥炎鼎就出現在了石公手里。

“天魔附生法……”

拿過冥炎鼎,石公看了一眼笑道:“你想多了,這冥炎鼎是峨眉法器,怎么可能會有妖族的天魔附生法!之所以會有這個傳說,僅僅只是為了讓你去毀掉六芒星陣的陣眼而已。”

“啊……是這樣嗎?”

聽石公這么一說,春光燦爛一臉的失望。

“老夫豈會騙你一個后輩?”石公隨手將鼎塞進懷中道:“這玩意在你手里只會招來災禍,我先幫你保存了。”

“我……我……”春光燦爛無語道:“您這樣不合規矩吧?這不是搶嗎?”

游戲里,任你修為再高都得講道理,哪能搶玩家的東西。

“是啊,你能怎樣?”石公反問道。

“這……”春光燦爛氣的渾身發抖,卻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能怎樣,真不把玩家當消費者嗎?信不信現在就舉報你!春光燦爛已經拉開舉報選項了。

“你是不是想舉報老夫?”石公突然笑瞇瞇道:“既然如此,老夫就給我徒兒發個任務讓他搶,再殺你幾次如何?這樣應該就合理了吧。”

王遠:“……”

好么,王遠玩游戲這么久,厚顏無恥不要臉的NPC也見過不少,像石公這樣一點臉都不要的他還是頭一次見。

這家伙做事完全不講道理,張口就強要,要不來就搶……這也就算了,關鍵是他還能給你一個非常合理的理由讓你覺得是講道理的。

比如像現在這樣,石公直接拿走冥炎鼎看似不合理,可若他真的發個任務,王遠肯定沒法拒絕,到時候和春光燦爛自相殘殺,這鼎還是會被他拿走,石公直接搶卻是省去了過程,一步到位,及不講理又合情合理,既讓人氣急敗壞,又無法反駁。

“你師父比你還蠻橫!”春光燦爛淚流滿面,本來在春光燦爛眼里,王遠已經夠狠了,想不到王遠的師父更絕戶。

果然是什么樣的徒弟就有什么樣的師父。

“過獎過獎!我可不如他。”王遠十分謙虛。

石公撇嘴道:“少廢話,老夫又不是不講理的人!”

“您可太謙虛了!”二人五體投地。

“冥炎鼎我不會白要的!”石公從懷里掏出一個金色,帶著三叉把手的鈴鐺丟給春光燦爛道:“這是老夫以前在百魔道人手里搶來的玩意,送你了!”

“這是……”

結果鈴鐺,春光燦爛眼神都直了。

“啥玩意啊,讓我看看。”王遠好奇的問道。

春光燦爛隨手將鈴鐺屬性展示了出來。

【鎮魂鈴】(法寶)(封印)

屬性:陰

品階:一階靈寶

魔神屬性+50%

【驚魂】:震懾目標,攻擊30%讓目標屬性削弱10%,驚魂屬性可疊加,最多削弱目標100%屬性。

【攝魂】:驚魂削弱目標50%以上屬性后,觸發攝魂效果,一定時間內服從攝魂者指揮。

【鎮魂】:催動法寶制造一個結界,結界范圍內目標元神被壓制。

狀態:被煉化

綁定:無

物品介紹:仙靈界邪派修士百魔道人所煉制靈寶,可驚魂攝魄,縱橫無雙,是其賴以成名的法器,由于器靈損傷,處于封印狀態。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