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玄幻小說 > 全球武神 > 第九百三十六章 山上山下全文閱讀

第九百三十六章 山上山下

場中的氣氛頓時變得詭異,片刻之后周圍就止不住的傳來詫異和嘲笑。

“陳元怕不是來搞笑的吧?除了他之外,這些人我一只手就能全部搞定!”

“嘖嘖,口氣是真的大,不怕閃了舌頭嗎?”

“就算是姬懿都不敢這么跟這幾位長老說話,陳元他憑什么?真以為自己打敗了姬懿就天下無敵了?太目中無人了吧!”

“我看陳元應該不是這么狂妄自大的人,恐怕真的有所依仗。”

“莫不是那個勞什子‘大四喜’?聽說山下人就是以這個組織為首的。”

而在場中,四位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長老們全都陰沉下了臉。

這一次爭奪蓬萊,他們不僅僅是肩負著各自門派的重任,還代表了榮譽和尊嚴,和其余三個門派好好商量就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了,現在陳元還突然出現橫插一腳,換做是誰都忍不了。

但是陳元這番成竹在胸的樣子,又不得不讓他們多想,這個舉動到底代表著什么意義?

山上人誰都知道,站在陳元身后的,是華夏官方唯一的武者組織“大四喜”,他們本和昆侖劍派一樣,根本不把這個官方組織放在眼里。

但是當“大四喜”成功將昆侖擋在燕京之后,一切都悄然改變了,不少的山上宗門對于昆侖的領導地位都頗有微言。

不過只有幾個深知昆侖劍派的宗門,例如他們四位代表的,才知曉昆侖的真正底蘊,因此他們在意的,是“大四喜”到底有多強大?又是否值得他們撕破臉皮?

深吸一口氣,韓浩史雙眼一瞇,帶著莫名的意味開口問道:“陳元,你知道你說的話,是什么意思嗎?”

陳元笑了笑,隨即身周空氣突然開始凝固起來,而他的一張臉,也陡然變冷。

“想必諸位前輩都不是聾子,我覺得剛才的那些話,應該沒有再次復述的必要了。”

“如果,我們不答應呢?”

凝尊目光一閃,殺氣悄然彌漫。

“不答應?”陳元偏了偏頭,和凝尊對上目光,“后果你們承擔得起嗎?”

話音落下,所有人都突然感覺廣場上的空氣變得無比的滯種渾濁,跟以往比起來仿佛重若千斤,一時之間,竟再沒有人開口非議。

他們都很清楚,陳元雖然看起來很年輕,但已經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武尊,雖然突破才不久,但是實力之強大,母庸質疑。

也正是因此,很多人的眼中都閃爍著期待之色,陳元越是自傲,他們也就越想看看這個打敗了姬懿的人到底有多強。

但是在下一刻,掃把頭候尊卻輕笑著開口。

“好了好了,何必這么緊張呢?又不是不能商量的事情,咱們可以好好談談,沒必要搞得像是要你死我活似的。”

聽到這話,三位長老紛紛一怔,隨即便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著掃把頭。

可沒等他們多想,陳元也陡然一笑。

“候尊說的對,我畢竟是個晚輩,剛才實在是心切所致,失禮了,還望極為前輩見諒,不要放在心上。”

三人的心思已經不在陳元的身上,六只眼睛緊緊的盯著候尊,對陳元這句話仿佛視若無睹。

“我

也知道對于各位前輩來說這一次任務很是重要,天地大變,沒有人會甘居人下,當然這個道理也適用于我們。”

聽聞陳元此話,三位長老臉色稍緩,也暫時放下了對于候尊及天山派的懷疑。

略微點頭之后,莫無敵嚴肅說道:“陳元,既然你知道好歹,那就速速離去,這里不是你們這些小孩子能夠參與的地方。”

“呵呵。”陳元輕笑,搖搖頭,“為何不可?這里是華夏國界,自然屬于華夏領土,你們占得,我們為何占不得?說到底,你們所謂的山上和山下,到底又有什么區別呢?”

三人頓時一愣,剛剛放緩的臉色又沉了下去。

“山上是山上,山下是山下,怎可同論!你這小子,休要花言巧語!”

最年邁的凝尊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樣,頓時怒罵。

“呵呵,凝尊你這句話說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山上要和山下分而論之,難道山上人就不是華夏人了嗎?”

陳元部位所動,繼續笑瞇瞇的開口,仿佛勝券在握。

對于山上人該如何處置,他和“大四喜”的一眾高層早就有過商議,現在,只是等這些自視甚高的山上人自己慢慢走近套中。

果然,三老聞言臉色再黑,嘴唇微動,但是卻什么都沒有說出來。

這一頂民族大帽,不僅是他們扛不住,就連最強大的昆侖劍派也沒有那個能力頂住。

見狀,候尊立刻見縫插針的說道:“呵呵,陳元小兄弟言重了,山上和山下,本就同源,哪來什么分而論之。”

凝尊還想要說些什么,但是韓浩史見狀趕忙搶先道:“好了,這個問題就此打住。”

說罷,他頓了頓,冷眼望向陳元。

“我承認,你們確實有資格爭奪這蓬萊,但是我們也不可能拱手讓之,劃下道吧!”

陳元燦爛一笑。

“韓尊客氣,不過這里晚輩資歷尚淺,哪里輪得到我發號施令,就聽從四位長老定下的比斗吧。”

說著,陳元轉過頭,看向了周圍的所有白衣弟子。

“我吃點虧,隨便來多少個人都行。”

廣場上頓時一靜,片刻后便又吵鬧了起來。

“這個陳元!欺人太甚!”

“仗著自己修為高,居然不把我們放在眼里!”

“就算是姬懿也不敢放這么大的話!我們一定要給他點顏色瞧瞧!”

……

聽見這些,一身黑的劉虛立刻笑出了聲。

“哈哈哈!還瞧不起陳元呢?真有膽子別一起上啊!單挑啊!放什么蠢話?”

“嘖嘖嘖,虛胖你一語中的啊!一邊認為對方無恥,一邊又想群毆,真的是,有意思有意思。”

開口的是鳳小六,興許是這些門派中人的做派太過令人無語,他也很是難得的開起了玩笑。

另一邊,馬騰云挑起眉,似笑非笑的跟著打趣:“這就是山上人嗎?愛了愛了!”

像是沒有聽到這些話語一樣,韓浩史等人的相互對視了一眼。

“陳元,你已經是武尊修為,且戰力強大,欺負我們這些弟子有什么意思?”

陳元再回首

,看向開口的韓浩史。

“那么,依韓尊之意,該當如何?”

韓浩史繼續說道:“小輩之間自然有小輩之間的戰斗,你既然是殿主,也不能委身下來去和這些弟子較真,場中唯一能和你身份對等的,也就只有我們幾個。”

“哦?”陳元瞇起了眼睛,神光莫名,“韓尊的意思……”

沒有等他說完,莫無敵就插嘴道:“讓你殿中人和我們宗門的弟子比試,而你,自然是要對上我們。”

“呵呵,這就是山上人?”陳元搖頭笑笑,眼神徹底冷了下去,“四對一,這就是山上人的做派嗎?”

陳元并非沒有信心和這幾位長老過招,但是從“大四喜”告知的消息中得知,這幾位山上長老,在山中也是不可輕視之輩,誰而去如此大的年歲,肯定有著自己壓箱底的手段。

更何況如果對方起了殺心,那么一切就都是虛妄。

似乎是瞧出了陳元的顧慮,韓浩史咧嘴一笑。

“放心,我們也不會以多欺少,只要你能在我四人組成的四象陣中堅持一個小時,這蓬萊山,便是你們‘炎黃武殿’的,如何?”

陳元一愣,下意識的看向了候尊,后者輕微的點了點頭。

深吸一口氣,陳元雙目微凝:“就這樣?”

“當然不止。”莫無敵搖搖腦袋,眼神玩味的看向了陳元身后的一眾黑衣人:“還有他們。”

“對于你,我們是想看看你是否有那個實力,但除此之外,我們還得看一看你所謂的同伴們,有沒有和我們弟子平起平坐的資本!”

韓浩史接話,不可置否。

“既然要和我們山上門派爭奪東西,那么久要讓我們看到足夠強大的實力,而一個勢力的立身之本,自然就是其中成員,陳殿主,這一點,你不會否決吧?”

隨后,凝尊微笑著說,臉上的皺紋擠在了一起。

這一番話語,不僅讓陳元開始沉思,也讓“炎黃武殿”的其他人紛紛默然不語。

陳元自身暫且不論,“炎黃武殿”的成員基本都只是普通的大學生,在場修為最高的,不過是馬騰云的C級精英,還是剛剛突破,其他人平均才D級精英。

而這四個門派在場的弟子們,修為最低都是C級入門,甚至還有著那個叫做韓愈的小怪物,剛剛突破到武尊境界,如何斗之?

“答應他。”

沉默之間,一個聲音突然傳出,清冷而悠遠,仿佛與世隔絕。

眾人回首,只見一個冷冽如霜的身影慢慢從廣場入口處走來。

不是別人,正是本該早就來到蓬萊的白階!

“臥槽!這貨終于來了,我還以為他失蹤了!”

“嘿嘿,既然白階到了,那我們就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了。”

“比斗就比斗!怕他奶奶個腿!”

見到這一幕,包括陳元在內的“炎黃武殿”眾人面上均是一喜。

“四位前輩,你們的要求,我答應了。”

回首,看著韓浩史等人略微好奇的臉色,陳元緩緩笑道。

后者發現來人不過是一個C級巔峰之后,便不再多想,同樣輕笑回道:“好,那便如此。”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