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女生小說 > 從港綜位面開始 > 第0068章 抱大腿,李文斌絕對是認真的全文閱讀

第0068章 抱大腿,李文斌絕對是認真的

片刻后,把雷署長、驃叔和陳家駒送出別墅,李誠一臉喜色的走回餐桌,把黃一飛的事拖了幾天,效果還真是不錯。

不止能接黃一飛發布的任務,之前黃太太來時,不止準備了一千萬的支票,她也觸發了救夫任務,等阿布做好這事,又是兩個屬性點的收入。

通過這事,還和警方談妥了合法身份的事,以后在遇到需要身份證的人,都不需要讓甘量宏出力了。

走到餐桌抓起大哥大,李誠直接給李富打電話,“阿富,你聯系阿布讓他動手,事情可以收尾了。”

掛了這個電話后,他又聯系起了李向東留的座機號碼,“李向東,我是李誠,你們三個的身份證搞定了,現在去中區分區警署,找驃叔,他會幫你們辦好。”

電話對面,李向東明顯愣了幾秒,才帶著狂喜開口,“多謝李董,我們馬上去,哈哈,日后若考上這里的警校,有什么小事李董盡管吩咐,那件大事,我們也隨叫隨到。”

李向東還真是那種做了承諾就百分百執行的人,要不然也不會在旗兵2里,郭學軍都察覺到了程警司可能會耍他們,辦好了事也可能毀諾不給他們身份證時,這位依舊堅持去搞定豺狼幾個的任務。

現在,身份證來的這么輕松,李向東對李誠的感激也是極為強烈了,他也有點小不可思議,這位李董的能力還真是太強大了。

李誠笑著和他聊了幾句,就掛了電話繼續吃飯。

一頓飯快要吃完時,系統已經提示,黃一飛的任務完成,可以隨時領取獎勵。

李誠有些想笑,讓一個能打一百人的阿布,去搞定漁船上的兩三個綁匪……太欺負人了。

今天晚上就可以臨睡前把精神值提升到22了。

晚飯結束,王依青去刷碗,阮梅則向他匯報這幾天的招聘情況,以及工廠建設等細節。

王威、王建軍兩個閑的無聊,一起特訓冬蟲草。

在輕松歡快的氛圍下,時間持續一個多小時,李富、阿布就和灰頭土臉的黃一飛,黃太太一起來了別墅。

“多謝李生,多謝,這次的事太感謝了,經過這次綁架案,我很多事都看開了,打算和太太一起離開港島散散心。”

“這是一千萬,李生你一定要收下。”

當黃一飛滿心感激的送來支票時,李誠也沒客氣,笑著接下支票和對方聊了幾句,才看著兩人離去。

剩下是喜聞樂見分錢環節,阿布和李富每人一百萬,發大財的喜悅充斥著整個別墅。

就是李誠,拋開投在vcd行業的錢,手里現金都累積到兩千萬出頭了。

就在這時,電話鈴聲響起,李誠接通后才發現是李文斌打來的。

“李生,沒打擾吧,有件事和你說下,不久前,我們區巡街的警員在碼頭發現一個昏迷的人物,本想送去醫院,查身份時才發現是跑路多年的通緝犯丁蟹。”

“當時丁蟹處于麻醉昏睡狀態,但他醒了后,除了在拘留所念叨著要找兒子丁孝蟹,還在言辭間提到了李生你,說是要和你好好談談,他是講道理的人,一定可以說服李生你不計較他兒子的一點過失。”

“我接到消息后,就覺得這可能對你有用。”

李文斌原本是高級督察,級別要比陳家駒、馬軍等高一點,后者全是督察級。

先后經歷君度酒店案、韋澤坤綁架案,現在李文斌已經接到了總督察面試的邀約,這把李sir激動壞了。

能這么快有資格去晉升總督察,李誠功不可沒,自從那次后,李文斌就對和李誠有關的事,特別留意特別上心,知道了丁蟹這事,馬上跑來露臉了。

一番話聽的李誠略感驚訝,但20點的精神屬性,他腦思維轉的已經不是一般的快,“丁蟹以麻醉昏睡狀態出現在海邊碼頭?這是有人要坑忠青社,利用忠青社當刀,給我找麻煩。”

“李sir,你是重案組阿頭,在反黑組有熟人么?”

李文斌激動了,“李生放心,有事盡管吩咐,我雖然是油麻地重案組的,但反黑組阿頭和我是哥們。忠青社么?我知道了。”

李誠前幾次辦案破大案,都是一口氣請了那么多猛探,以后想要在李生這里脫穎而出,必須要證明自己的價值。

忠青社?他知道忠青社,陀地在尖沙咀的新興社團。

油尖旺是港島最旺的油水區,就是尖沙咀、油麻地、旺角連起來的一片地盤。

“不止油麻地反黑組阿頭是我哥們,尖沙咀警署我也熟,一線行動人員,我熟人很多,李生要想打忠青社,我馬上聯系人。”

李誠樂了,“那就多謝李sir了,這樣吧,等下你約一下幾位阿sir,咱們一起吃宵夜,至于對付忠青社,也不急,需要的時候我在聯系你。”

李文斌笑容已經壓不住了,深深為自己的決定感到慶幸,他也沒撒謊,目前他只是油麻地警署重案組阿頭,可是在各個分區警隊,一線行動人員的框架里,李sir一向是人脈廣人緣好的。

否則日后也不會警隊副處長。

現在30左右已經在為面試高級督察做準備,若再跟著李誠多混幾個大案,那么,警司就在開始向他招手了,一旦成為警司,這才是警隊高層。

一些小警署的署長,都可以是普通警司,略微正常的分區署長,才是高級警司,總警司。

警司級,就算在一個個總區里,至少也是一個部門主管。

港島警方分為港島總區、東九總區、西九總區、新界北總區、新界南總區、水警總區六個框架。

袁浩云所在西九總區重案組,負責的主管就是彭警司。

抱大腿,李文斌絕對是認真的。

說笑著約好了時間吃宵夜,收起電話,李誠才看向阮梅,“阿梅,最近這段時間你別回家了,住我這里。”

一句話說的阮梅俏臉發紅,想答應又有些不好意思時,李誠才解釋道,“丁蟹回了港島,坐牢坐定了,我怕丁孝蟹狗急跳墻,做出對你不利的事,你婆婆也搬來吧,二樓夠住。”

二樓三室一書房一衛加陽臺和泳池,目前就是李誠和王依青各占一室。

沒等阮梅繼續,他就看向幾個保鏢,“我們可能會和忠青社開戰,這幾天大家小心點。”

原本還想著丁家人全部住在彎彎不回來,雙方沖突暫時還遠得很,沒想到丁蟹以麻醉狀態回港?

有點意思,是誰在幕后坑丁家?這局面已經不是任何一部影片里的框架,李誠沒有了先知優勢。

但用腦子想也知道,能這么坑丁家的,絕對出自大莊家或大龍頭的手筆。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