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女生小說 > 從港綜位面開始 > 第0226章 順手多扇了幾個耳光【4更】全文閱讀

第0226章 順手多扇了幾個耳光【4更】

才記面店里三人組被顛覆三觀的時候,西九深水埗警署,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A組高級督查陳國忠,以及才調來深水埗擔任B組阿頭的高級督察何尚生。

也正面色詭異的在大辦公室里看著電視上的新聞播報。

這就結束了?

其實他們昨天晚上就收到了風,但各人的情緒,至今都還難以平靜。

沉默好久,連兩人手下的探員們也紛紛無言時,陳國忠才看了一眼何尚生,“阿生,你和那位李生比較熟,要不要說幾句?”

何尚生之前在油尖重案黃啟法手下做事,按照原本的暗戰系列,他破了張華那個大賊的偷盜案后,也跟著黃啟法調去了中區。

現在卻出現在深水埗區,成為陳國忠的同事?這無疑是蝴蝶效應了,而且何尚生都升了一級,總算從督查成為高級了。

他跟隨黃啟法之前,也早就認識陳國忠,和陳sir挺熟的。

深水埗警署,也是一個大警署,級別和油尖警署一樣,深水埗警署,還管轄著三個分區的,深水埗分區警署、長沙灣分區警署、石硤尾分區警署。

在陳國忠話語下,兩個不同小組的一票探員都是紛紛看向何尚生,a組陳國忠手下,就是陸冠華、李偉樂幾個,以前一直是盯著王寶打的。

何尚生所在b組,有剛從旺角警署調來的槍神阿海、這還是黃啟法哥哥,有jimmy黃國進,小靚女macy等人。

眾人注視下,何尚生一臉苦笑,“沒什么可說的,就是東星駱駝想保那三個悍匪,和李生斗法,然后……駱駝就輸了。”

一群警察再次無語。

就在這時,大辦公室里電話畫面一轉。

“再次特別報道,西九總部重案組梁小柔高級督察,配合油尖重案李文斌李sir,結合線報于昨夜12點,成功破獲一處制毒工廠,于觀塘長輝工業大廈八樓C座,發現價值五千一百萬港幣的毒品,并成功逮捕三名制毒師,此案屬于本港開埠以來,所獲毒品規模數量列為全港前十之大案要案。”

在真正的門徒世界里,這起制毒工場案,現場收獲的毒品價值才四千七百萬,不過那是幾個師傅已經傾倒了不少粉,數量少了些。

現在他們沒機會去傾倒,量自然更大了。

當然,在大綜合的世界里,這樣的量,就遠沒有單獨門徒里那么有分量了。

陳國忠都看樂了,“這么說來,李生這不只是出招打了駱駝一巴掌,還順手又多扇了幾個耳光?”

駱駝要拿三個悍匪過招,不止輕松被李生搞定悍匪,差不多時間里還端了一個制毒工廠?這也太兇殘了。

不知道等駱駝發現這新聞后,會是什么感受。

何尚生也樂了,“現在,我們兩組人是不是,可以放輕松睡大覺了?”

A組陸冠華也是笑,“何sir你想睡大覺還早得很,不說深水埗一帶,威名顯赫的王寶,在等著咱們去打,就是昨天九江街那件事,也沒那么簡單。”

“持槍掃射我們同僚的悍匪,和之前打劫福來金行的,并不是一伙人,何sir你不是抓了一個劉雪回來么?他的兩個同伴還不知道躲在哪里呢。”

單獨的非常突然故事里,其實出面做事的,是高級督察鐘健、督查李森,外加槍神、黃國進、macy等人,而且鐘健和李森,還是女主角mandy的老熟人。

現在這個位面,明顯很多人都融合了。

鐘健和陳國忠成了一人,李森和何尚生融合了,就連maday都和暗戰故事里的梁婉婷融合了。

一組人也變成了現在的兩組。

拋開這種融合問題,昨天的案子,的確是兩起啊。

劉雪、江山、江河三個從內地來的逗比搶匪,打劫福來金行失敗,江家兄弟跑路,劉雪跑不掉進了大廈躲避,才意外懟出了阿祖、大本四人組。

既然可以把阿祖、大本等人的案子放下了,算是結了案。

剩下就是兩個潛逃的江山、江河二人組了。

被陸冠華提醒一番后,何尚生也抓起一沓子資料讀了起來,“從內地傳來的資料,江山、江河兩兄弟,是遼省人,在對岸多次搶劫,搶出租車,做路霸,但只是搶劫并沒有傷人,算是小案子。”

“他們和劉雪不一樣,劉雪是老家水災,他們一家除了夫妻倆,還有5個男孩,3個女兒,靠賑災糧活不下去才南下求生,睡了三個月大街,經常挨打,受不了苦就一狠心跟著江家兄弟來港搶劫。”

“他們最初只是看了一下報紙,就盯上了金行,卻沒想到金行是防彈玻璃,普通錘子根本打不破……依我看,他們遲早還會對金行再次下手。”

已經被抓的劉雪,是初犯,江家兄弟是老手了,不過都是做小案子的老手,南下成為路霸劫匪之前,那兩兄弟還是獵戶。

說到這里,何尚生才開口,“我覺得以江氏兄弟的性子,遲早會對路人行劫,他們這方面有多次案底,要盯緊了才行。”

“四個真正越南來的悍匪,已經伏誅,若是我們連這樣的小案子都搞不定,還真是無顏立足了。”

A組B組,所有的探員都是凝重點頭。

話說單純的非常突然世界,整個故事都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突然,和偷襲感。

最后鐘健、李森等一票探員,街頭意外偶遇江山江河兩兄弟,在工業中心對面的青山道槍戰,六個警察加兩個劫匪,死光光一個沒活。

就是他們逮捕大本三人時,也是正在查,開個電梯就發現了兇徒,對著你上半身來一槍,不是有防彈衣早死光了。

不過在大融合世界,李森融合成為何尚生,以何尚生的風格,大概率不會再那么逗比離奇的全組覆滅了,就是陳國忠幾個,戰力也不會太虛。

陳國忠臉色凝重,“盡快搞定這兩個劫匪,我們的主要重心,還是要放在王寶這個社團上,在李生威望沒那么強時,深水埗好幾條街,到了晚上,王寶幾乎可以一手遮天。”

“他走粉的事做的也很猖狂,是四大莊家之下新生代猛人,只是王寶極為精明,幾乎不沾染任何罪證,才一直逍遙法外,李生威望強大時,王寶收斂了許多,可他依舊是深水埗的毒瘤之一。”

劫匪悍匪都是意外,在陳國忠心目中,王寶才是那個最該死的啊。

他保護的證人,他送出去的臥底,全被王寶干死!

檢查出自己得了腦癌,陳國忠已經把懟死王寶當做生前最大的愿望了。

(ps:我又來了,順便推一本書,玄幻老鳥新作【我真不是她徒弟】,不管書名還是簡介都很騷,喜歡這類的可以去試試。)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