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女生小說 > 從港綜位面開始 > 第0211章 寧枉勿縱【4更】全文閱讀

第0211章 寧枉勿縱【4更】

和大圈豹經歷過一段友好的會話,等大圈豹離去時,李誠邊走向樓上邊回想豪情蓋天世界的各種細節。

19歲的梁家豪,在警校被派去做臥底,臥底三年,尖沙咀警署靠著他的線報、成功指控一個運毒集團38項罪名。

指控一個屋邨黑社團建筑商40項控罪。

而最近的事,就是破獲山雞走私集團了,別想歪了,這不是陳浩南身邊的山雞,是另一個社團的山雞,港島這邊花名重合的太常見了。

陳小刀小弟是烏鴉、東星五虎不也有一個烏鴉么,那是一個品種?

山雞走私集團是個小社團,山雞本身也是主要跟著國際重案阿dan做事,那位拿阿dan當偶像,就說阿dan的履歷,在外面當兵,靠個人魅力和口才,忽悠的上司把他們所有人的現役裝備都拿出去賣掉了。

而梁家豪是按照上級指示,在打掉山雞團伙時,盡心盡力,雖然他經常發現阿dan這個重犯,用一些他聽不懂的語言在打電話,和外界交流,從而懷疑阿dan是在策劃什么大行動。

就想請示上級暫緩抓捕行動。

上級不予批準的時候,還是配合上級命令去抓人,就是抓人之前出了意外,他對上級黃sir說,自己會穿一件紅外套區分敵我,但是在行動前,阿dan和一群山雞小弟包括梁家豪打牌,見梁家豪穿紅外套就問他為什么選這個顏色。

梁家豪懵逼說穿紅色吉利。

阿dan果斷shit起來,還給所有人備了一件紅外套。

行動開始,上級一做事,發現全是紅外套,就懷疑梁家豪背叛了警隊。

抓捕過程各種槍戰,梁家豪趁亂逃走時,勸阿Dan投降,阿dan隨手塞給他一顆手雷讓他和警方對著干,就跑了。

阿dan剛走警察就來了,同僚子華一見梁家豪抓著手雷在發呆,果斷開槍。

為了避免自己的責任,子華就在錄口供時,說他是看到梁家豪有投擲手雷的動作,才開槍的。

紅外套的意外,加上子華開槍后洗白自己的行為,讓警方覺得他品格已經不可靠,是臥底中臥著臥著就變節的人,不止不允許他重返警隊。

還要持續調查,如果警方掌握足夠證據,證明他曾經協助國際重犯阿dan逃亡,警方就會立刻起訴他。

更要求梁家豪交出旅行證件,每周回警署報道一次,上司還派了兩隊人像是跟蹤嫌疑犯一樣日常盯梢。

然后臥了三年底的梁家豪開始信仰崩潰,開始變得暴躁,襲擊跟蹤盯梢他的警察。

對這個故事,李誠印象最深的就是山雞那一晚被捕后,在警署拘留室里的哭喊控訴,撲街仔,你出賣我?我連老豆都不信,我信你?

梁家豪卻轉手被警方高層、上司給否定了。

事后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梁家豪才在街頭上偶遇那晚逃生的阿dan后,跟著對方去做大事,跑去毛熊買飛彈,一支一百萬美刀的飛彈,一路開卡車,人生地不熟只靠地圖……竟然開回了港島。

其實梁家豪在運飛彈過程,已經明顯被阿dan這個很有魅力的國際大賊,給說服的真要變節了,劇情末尾他雖然協助港島警方破了飛彈案。

也回歸警隊,穿上了制服,可是一路走來的心里路程,變化還是很大的。

這個故事,另一處讓李誠感慨的就是,港島的失足女水準真高啊。

曾經先有程若芯、朱婉芳、柳飄飄等人被他提前挽救了,這個故事里的失足女菲菲,也是未來陳浩南家的小結巴級別。

不過故事開始,菲菲都已經失足好久了,沒啥挽救機會,她還是喜歡上梁家豪后又從良的。

回憶起所有情況后,李誠笑著打出電話打給了維奇,這位馮督查不就是尖沙咀重案組么。

梁家豪當臥底的那段時間,還當過尖東三虎的頭馬,范圍就是尖沙咀一帶。

“維奇,我是李誠,聽說你們警署這陣子破了山雞走私案?”

李誠話語傳出,馮維奇也笑道,“是,不過是另一組配合飛虎隊做的,事情還多虧了一個臥底,那個事有點怪,臥底的品格調查沒有通過,黃sir說是寧殺錯不放過,執法部門應該寧枉勿縱,就沒收他歸隊。”

“黃sir這個當老大的是這樣的態度,只能怪那個臥底命不好,跟錯了人,反倒是來我們警署配合研究的心理學家毛sir,一直堅信那個臥底是值得信賴的,可惜沒人聽他一個心理學家的話。”

“就在今天傍晚,警署還派人去搜查了那個臥底家里,想要取證,我都覺得有點心寒,幸虧我沒去做過臥底。”

人家十九歲從警,被你忽悠去當臥底,破案了么?運毒案、黑幫建筑商乃至這次的山雞集團。

哪個不是功勛?

事情最后就一個意外,你就來寧枉勿縱?

不過黃sir和管轄整個重案組的madam都是這樣的意思,維奇一個普通督查也沒什么可說的,梁家豪不是他手下。

維奇也不清楚李誠打電話來問山雞案,是想問什么,他只知道,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講出來就行了,“這個案子最遺憾的是跑了國際重犯阿dan,導致案子有那么一點不完美。”

“不過警署不清楚阿dan來港到底要做什么,就沒有太用力去查。”

李誠笑了,阿dan是做什么的?串聯全球大走私啊。

這家伙走私飛彈,級別檔次比尊尼汪更高。

那是能忽悠一整團老外士兵賣光自己軍火倉庫的大忽悠。

“你們madam什么級別?”

馮維奇笑道,“尖沙咀重案,高級督察來著。”

掛了這一通電話后,李誠打給了李文斌,“李sir,山雞走私案那件事你知道么?”

尖沙咀警署,是油尖區警署之下的分局。

李文斌笑道,“知道,那案子也不算小,就是跑了最大的那個,有點遺憾。”

李誠輕笑道,“我覺得梁家豪沒有變節,還是值得相信的。”

李文斌在對面沉默兩個呼吸就接話,“這個人我要了,尖沙咀警署不要,我們油尖重案要。”

先不管李誠為什么提起梁家豪這個名字,也不管警隊品格審核到底靠不靠譜,他一路跟著李誠撿到總督察位置,警司都在望了,一個臥底歸隊,就是真存在變節嫌疑,他也要辦的漂漂亮亮。

他知道,自己辦不好,有的是人搶著來辦。

他錯過一次可能就會錯過未來。

(ps:我丟,今天中午上架的書里,有一本幾個小時就殺到新書月票榜11了,馬上會爆了咱,突然沒碼子激情了。)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