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女生小說 > 從港綜位面開始 > 第0205章 五年了,房價都漲了不少【3更】全文閱讀

第0205章 五年了,房價都漲了不少【3更】

油尖區某即將被拆遷的酒樓里,這里的住戶基本全都走光了,平常也沒什么人來往。

喪波抓了太子后就把他帶來了舊樓,用各種破鐵絲把太子綁在一個石柱上,喪波才歡快的煮起了火鍋,就著啤酒吃了幾口肥牛,他又抓著一瓶辣椒油走到了太子身前。

“這種辣椒油,狠辣哦。”

“呵哈哈哈,你老豆越快把錢送來,你就能越快得到自由,在這之前,我多少要收點利息,太子哥,我這只眼睛就是因為找你收賬,被砍瞎的。”

猥瑣的笑聲里,喪波打開瓶子就把辣椒油澆在了太子身上。

單純澆辣椒油不叫大事,現在問題是,太子身上多得是被鐵絲劃破的傷口。

辣椒油澆進傷口,爽的太子直接嚎叫起來。

喪波不過癮,又啪啪給了太子幾個耳光,“你個廢物,知不知道我在赤柱認識一位猛男,叫武哥,人家是東星五虎之一,司徒浩南的細佬,超能打的。”

“虧你和武哥長得那么像,卻這么慫包!”

打了幾耳光出了氣,喪波抓出大哥大,“打給你老豆菊花眉。”

太子哪里扛得住這樣的酷刑,果斷爆出了他老爸的電話。

電話被打通那一刻,喪波又澆了一波辣椒油,爽的太子慘嚎中呼叫,“老爸救我,救我!”

“喪波,你搞我兒子,信不信讓你沒命活著離開港島。”電話對面也響起了菊花眉凌厲的怒喝聲。

喪波抓著大哥大賤笑,“眉叔,你兒子五年前欠我三百萬,五年了,房價都漲了不少,何況我們是高利貸?收你一千萬不過分吧。”

“你們洪泰家大業大,這點小錢還是有的吧?惹急了我,我就切了他的卵送給你,讓你全家絕后。”

現在他不是被重案組逼得要跑路的架勢了。

畢竟他坐了五年牢都出來了。

坐牢結束還跑個鬼的路,搞定這件事他喪波會重新聲名鵲起,在道上豎起自己的名字。

到時候不管是自己單干還是投靠某個社團,有名號有威望還怕沒人收?

再說他還有個大哥叫煙囪,有個弟弟叫省鏡,煙囪就算了,只是小社團看場子的,省鏡混得很不錯,這些年一直跟著馬交文,馬交文可是賭王,影響力是比不上老賭王賀新,但新生代里絕對罩得住。

老賭王賀新開的是澳門的賭城,馬交文則是搞得賭船。

港島和星馬一帶十幾艘大型賭船,他老弟省鏡單獨負責一條賭船,算得上得力手下了。

菊花眉急了,“你不要亂來,錢的事,我可以答應,但太子不能有事。”

喪波大笑,“那我等你消息。”

………………

油尖區某別墅,掛了電話時,菊花眉直接抓起棒球棍就打起了之前負責保護太子的手下。

狠狠暴打幾下出了口惡氣,他才看向豹榮,“阿豹,這次喪波的事,交給你擺平怎么樣?”

豹榮果斷道,“眉叔,喪波是阿祥引出來的,交給他啊,阿祥才是咱們社團最能打的,前幾天做掉小霸王的事,多漂亮!”

幾天前,做掉小霸王的是韋吉祥手下爛命全。

當時韋吉祥本身反而被嚇得躲在車底下求生。

爛命全殺死小霸王后,轉手讓韋吉祥去補了幾刀,這件事豹榮手下看的清楚,他還在夜總會為這個大肆嘲諷韋吉祥。

不過,社團真的遇到了事?甩鍋啊。

他怎么可能去和喪波那種爛仔拼命?

菊花眉無語的從把豹榮身上收回視線,才打起了韋吉祥的電話,也不對,是扣機。

但是很久之后,他一直都沒收到回信。

“該死,先把錢準備好,喪波這個撲街,有命收錢也要有命花才行,拿了我的錢,也要看你能不能一直活下去。”

……………………

第二天一大早,終于用錢把傷痕累累的太子換了回來,菊花眉看著兒子的慘狀就氣不打一處來。

等連續被扣了多次的韋吉祥終于到了別墅,菊花眉才抓起茶杯就摔在了韋吉祥身前,“阿祥,太子是你老大,你老大被人打成這樣,你要不要出手??”

一旁的豹榮都忍不住罵道,“阿祥,你昨晚去哪了?眉叔傳呼你一晚上都不見人影。”

“喪波出獄,原本是要對付你的,還是太子替你頂了這一劫,于情于理,你都要替社團擺平這個麻煩,是不是啊胖叔?”

這話下,社團叔父輩的胖叔也是笑道,“阿祥,別怪我這次不幫你,你惹出來的麻煩,要自己搞定別連累社團。”

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仿佛就把韋吉祥架了起來無處下臺的樣子,似乎韋吉祥也只有應下的選擇了?

不管怎么說,也是混了十年的爛仔,韋吉祥對某些事真的不是一點都不清楚,只是以前因為要吃飯,不愿意去相信。

昨晚……

昨晚他也算是經歷過一番洗禮,回去后又和ruby暢談一番,已經做出了選擇。

“不好意思啊,眉叔、胖叔、豹哥,我昨晚是去加多利山拜訪李生,所以沒時間傳訊給你們。”

正義正言辭,以審判姿態對待韋吉祥的三人全都傻了,加多利山,李生??

懵逼片刻,菊花眉才不可思議道,“你,去拜會李生??”

這話意思太明顯了,你有那資格??他身為洪泰話事人,都沒資格吧。

韋吉祥訕訕一笑,“都是ruby那個女人,竟然花錢請李生出面,幫我和喪波說和,李生看她一個女人太可憐,就應下了這個事,我事后也是去感謝李生,買了些禮物送去的。”

他昨晚真的去拜訪李誠的,不過人都沒進門,只是買的禮物被留下了。

現在說出這個事態度也很明顯,太子和喪波的恩怨到底是如何發生的,大家都清楚,就別想在坑我了。

“李生出面,讓我和喪波一笑泯恩仇,這事就到此為止了,胖叔,豹哥,你覺得我還方便出手么?”

等韋吉祥反問時,之前一副別怪我這次不幫你的胖叔,立刻笑的像是彌勒佛一樣,“阿祥,從你進社團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是人才,不愧是我們洪泰的紅棍。”

豹榮也是笑得燦爛無比,“原來是去拜訪李生,你能進門?沒進門能被李生收下禮物,也是好事,來,坐……”

菊花眉,“……”

想忽悠韋吉祥去對付喪波,貌似真不行了。

豹榮和胖叔這個連個坑貨,就會見風使舵,遇事能躲則躲就是不出力。當然,菊花眉才是這一套的鼻祖,可真等自己遇到事……身邊全是這類人就惡心了啊。

(ps:有點無力,累,癱在床上像個太字一樣緩一緩,休息休息在碼字。)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