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女生小說 > 從港綜位面開始 > 第0204章 我去幫你買碗面【2更防盜】全文閱讀

第0204章 我去幫你買碗面【2更防盜】

喪波激動的都拿自己的真名去發誓了,李誠看的有些想笑,這家伙是個人渣。

但洪泰那什么眉叔、太子、豹榮什么的,有一說一也全是渣滓。

若是這群家伙互相咬起來,李誠也不介意看戲。

“希望你說話算說,我收了錢的,如果韋吉祥出了事,那就是壞了招牌。”

等李誠講出這話,喪波已經激動的額頭冒汗了,“李生放心,您放心,我一定,一定,一定不會去找他。”

坐牢五年才從赤柱出來,沒有外力干預他會盯著韋吉祥報仇,可有了李誠這樣的江湖猛人出手,他敢壞李誠招牌么?

想想自己沒出來之前,那一個個被懟進赤柱的江湖大佬,哪個是他喪波能招惹的?

李誠再次擺手,喪波才拘束的倒退著離去,一張臉上全是諂笑。

李誠則是抓起大哥大打給了李文斌,“李sir,你現在還是油麻地警署?”

李文斌歡喜的情緒都從傳遞到了話筒這邊,“托李生的福,我剛從油麻地調到油尖重案,接了以前黃啟法的位子,黃啟法聽說面試警司的事也挺順利。”

“那個老油條在警隊高層有不少關系,應該會調到港島區做事。”

李誠樂道,“那恭喜了,我這里有個案子,又是便宜你了,不過現在不用急著動手,那個賣粉的家伙有點太爛太渣,先讓他吃點苦頭再送他去赤柱。”

原本的龍在江湖世界,太子是和韋吉祥合開vcd工廠,專門賣盜版碟片。

現在vcd機才剛剛投產,洪泰太子肯定不可能偷錄碟片去賣了,估計是開其他類型工廠去為賣粉做掩護。原世界里,盯著賣粉事情的是油尖區反黑組,配合國際掃毒組。

這案子可以破,順手送給李文斌的新功勞,但是先讓喪波去莽一波也不錯。

李文斌狂喜,大案子,賣粉的??

這還真是太嗨皮了。

電話里各種好話不要錢的送出來,聊了一陣后李誠才放下電話,繼續開始吃飯。

今天蹦出來的這兩個任務,鐘天正那個不急著去領,算是當做隨時備用的任務點吧。

夜總會媽媽桑Ruby這個屬性點,還是挺簡單的。

……………………

油尖區晶美酒樓,韋吉祥正蹲在代客泊車的地點和小弟神沙吃杯面,有說有笑中,喪波就帶著幾個小弟耀武揚威的走了過來。

“哇,祥哥,混了這么多年,竟然還要吃杯面?”

“你這混混真是有夠丟臉的。”

韋吉祥唰的一下子起身,冷冷看著喪波,就是神沙也放下杯面盒子,揚著脖子大喝,“喪波,你想搞事?”

喪波伸手掏掏耳朵,拿著根本不存在東西作勢彈了神沙一下,才伸手從小弟手里抓來一瓶紅酒和兩個酒杯。

“你一杯我一杯。”

“以前的事就當揭過去,你砍瞎我一只眼,我意外撞死了你老婆,還蹲了五年牢,也算扯平了。”

“撲街啊,你小子夠爛,竟然當小白臉,讓你的女人去求李生來罩你,我服你馬子。”

倒了兩杯酒,喪波才一邊遞給韋吉祥一邊張口就悶。

韋吉祥聽得一愣一愣的,神沙也懵逼的厲害,直到喪波喝完一杯酒,神沙才愣愣道,“ruby姐去求李生幫忙?”

他雖然是個代客泊車的,但是在油尖區混,若是沒聽過李生的大名,就真的可以自裁謝罪了。

喪波蹲下身子,抓起神沙之前放下的杯面就吃了起來,“媽的,坐牢的時候我日日夜夜想著出來搞死你,但李生出面后,我倒也想通了,這件事,其實和你沒多大關系。”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我綁了太子問他老爸菊花眉要錢有錯么?”

韋吉祥愣愣接過紅酒喝了一口,沒說話。

還是神沙點頭,“這個當然沒錯,欠錢不還,活該被人打。”

喪波對他挑了下大拇指,“五年前你見自己老大被綁,做小弟的去救,也是天經地義,現在過了五年,我再去向太子要這筆賬,你還會攔我么?”

“哈哈,現在道上誰不是在傳,你就是太子的一條狗,還是太子親自對外說的。”

“當人不好么?為什么要當狗呢?”

韋吉祥還是喝酒不說話。

他想起了幾天前帶兒子去太子家,兒子韋大洪被一群孩子群毆,太子那樣的成年人竟然也對韋大洪大下毒手。

韋吉祥追問兒子為什么打架,韋大洪就說,他們說你是一條狗。

他還想起了兒子的反問,你是不是一條狗。

當時韋吉祥可以逗比的說爸爸不是狗,爸爸是豬……

他還想起了上次在夜總會,太子非要當著他面強了ruby。他雖然臨時神勇了一把,用爛酒瓶刺在太子脖子上做威脅,放走了ruby,但事后也被太子的小弟打的像是死狗。

喪波再次倒了一杯酒,和他碰了一杯,“我現在去抓太子,要債,李生都說了,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他拿你當狗,你若是還想護著那個渣滓,別說我喪波看不起你,你兒子都會看不起你!”

說完,喪波才起身招呼小弟離開了。

韋吉祥剛想起身,就被神沙壓住了胳膊,“老大,你不是吧,喪波說的沒錯啊,而且當年,他的確是意外撞死了大嫂,意外這種事誰也不想的,他也坐了五年牢。”

韋吉祥這才開口道,“撲街,他把你杯面拿走了,我去替你買一碗。”

神沙,“……”

看著韋吉祥真的是去不遠處買杯面,他才悻悻的甩了甩手,老子的杯面吃得好好的,尼瑪,你竟然順手牽食?

沒想到你會是這樣的喪波。

……………………

兩個多小時后,油尖區某夜總會,喝的爛醉的太子剛走到外面,小弟去泊車的時候,喪波就帶著一群小弟沖了過來。

太子身邊還是有其他小弟守著的,但是喪波的小弟,各個都是拎著鐵錘一通狂砸,砸的太子小弟各個慘叫哀嚎著倒地。

喪波一把抓住太子的脖子,呵呵呵直笑,“太子哥,五年前你欠我三百萬,五年高利貸,利滾利,該還了。”

“帶走,給菊花眉放話,這次不給一千萬,我把太子的卵切下來送給他當早餐!”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