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女生小說 > 從港綜位面開始 > 第0148章 我狂了么?【2更】全文閱讀

第0148章 我狂了么?【2更】

片刻后,梁小柔剛打了電話給西九的下屬沈雄,就看到馬路對面的鄭忠義、鄭忠信兩兄弟要走,他們去超市里買了兩把雨傘,看架勢是冒雨行走。

等她轉頭看向李誠,李誠笑道,“讓我保鏢去吧,他們的跟蹤能力還是值得相信的。”

李誠其實可以走向鄭家兩兄弟,到了近處一個精神震懾,就有大概率搞得他們像不久前的某漁民一樣,傻呆呆呆立當場,在上去抓人。

不過,目標人物大概率有槍的狀態,他不會冒險。

打著傘帶梁小柔一起走向車子,對王建軍和阿布說了幾句,這兩位就下車去跟蹤鄭家兄弟了。

為什么不是開車跟蹤?別鬧了,開車跟蹤步行的路人,你得開什么樣的速度?鬧市里那樣的車速怎么會不引人關注?

李誠和梁小柔也沒上車,打著傘走在阿布兩人后方,像是閑逛一樣行走。

沒走多遠,前方王建軍和阿布都快要離開他視線時,街邊人行道前方就冒出幾個身影,為首一個中年滿頭灰白長發,叼著煙行走中,兩個小弟模樣的是跟隨著打傘遮雨。

等灰白發中年看到梁小柔,頓時眼前一亮,“哇,這不是madam梁么?怎么,不要你在白頭鷹的男友,改找小白臉了?”

說到這里,中年上下打量李誠幾眼,嘖嘖有聲道,“小子,別看madam長的漂亮條正,小心被家暴啊,咱們madam很能打的。”

李誠都被這貨的調戲聲搞樂了,等他看向梁小柔,梁督查一臉尷尬,“我以前在掃黃組打過的馬夫,現在好像混的更開了,綽號馬王駒,后面是他兩個小弟吧。”

其實不用梁小柔解釋李誠也知道這是誰,剛才才冒出來在陀槍一二集里比較兇殘的鄭家兄弟,眼前的馬王駒就是陀槍三到六集比較耀眼的顏色集團老板之一。

為了打掉馬王駒的團伙,陀槍一票主角還紛紛從重案組、軍裝警里暫時調入掃黃組去打他,打完了才重新調回重案組。

嗯,這個調來調去就很有靈性了,比法政里一個西九橫掃全港所有重案,合理太多了。

李誠意外的是,現在的旺角,竟然還有人……好吧,這不是信息大爆炸的網絡時代,很多人可能聽過他的名字,但沒見過人和照片。

尤其是和林昆、駱駝、冠猜霸等大莊家對比,一個搞黃色的小社團,能是一個級數?

梁小柔小聲解釋里,對面馬王駒更像是發現了什么新大陸似的,“不是吧,madam梁也有這么乖巧的時候?嘖嘖,真是長見識了,靚仔,看來你很能把妹啊,要不要考慮一下,跟我混?”

馬王駒敢這么狂,當著警察的面還這么狂,就是因為他沒有什么確實的證據落在警方那里。

就算偶爾被掃場子,出現損失,那也是小弟頂包。

也不要以為他這個搞顏色的老板之一,就真的是弱雞一枚,那得看和誰比,要知道他老大王慰心心姐,也是出了名的狠角色,心姐的男人張炮,是在幾年前帶隊搶劫寶隆銀行的江湖猛人。

就算現在炮哥在內地坐牢,蹲班房,港島道上提起炮哥的名字,也是很響亮的。

即便是曾經的大賊張子豪,搶劫運鈔車轟動一時,但又有幾個大賊敢直接殺入銀行搶劫。

無非是炮哥太倒霉,搶劫后跑路內地,又犯事被抓了。

在馬王駒新的調侃聲里,李誠才樂道,“你說話這么狂,不怕出事么?”

馬王駒一臉囂張,“我狂了么?我狂了又怎么樣,有本事你讓你的madam抓我啊,我是好市民來者,沒證據你能把我怎么樣?”

他身后撐傘的小弟都大笑道,“靚仔,你能把猛探madam訓得這么乖巧,很有一手啊,不來我們這里當同行太可惜了。”

李誠忍俊不禁,“那就成全他,抓他。”

梁小柔剛在這話下沖出雨傘的遮擋,還沒趕到馬王駒三人身前,從后方路邊就冒出兩道更快的身影,丟開雨傘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抵達馬王駒身前。

當先一人一記凌空踢踹飛馬王駒,踹的他跌落在后方雨水中大聲慘叫,而凌空踢的那位落地時又一拳打在某馬仔肚子上,打的這位當場跪地。

另一個沖來的身影,抓住第三人的肩頭,一個背摔就把他摔得癱在地上慘叫。

梁小柔,“……”

梁督查滿臉問號臉。

這兩個沖出來是誰??

等她茫然看向李誠,李誠才對動手的兩人擺手,那兩位點點頭就混入了人群消失不見。

這是第一批招來的十五人成員之二。

那一批十五人,住所全是在旺角啊!

李誠都是不久前才感知到,他們兩個跟在了自己身后幾步外,像是普通行人一樣在閑逛。

這想想也正常,路震飛因為一次閑逛,意外被華弟挾持,還見到了喇叭等人,當李誠發話抓人時,路震飛抓捕喇叭太小兒科了,獎金是某老板拿出來的兩百萬里的一成五。

三十萬!

這三十萬,九成是路震飛的獎金,只有三萬才請了兄弟們吃大餐瀟灑一次,再分給同組的阿偉和阿明。

躺贏啊,就那么簡單的一件事,路震飛就入手27萬了,回去內地老家,不敢說什么一縣首富,至少鄉村一帶絕對是發大財了,這早就刺激的其他人眼紅的快爆了。

這情況下,那十五位怎么可能不經常混在街頭打聽消息?

若是經常混街頭,那么意外發現李誠和同行的梁小柔后,有人跟上來聽吩咐就也正常了。

李誠都覺得,在等第二批三十人也撒入港島,后續或許還有第三批第四批……

到時候,就算他出門不帶阿布、王建軍幾個保鏢,在大街上步行逛街,說不定隨時振臂一呼,都能拉出一個團隊呢。

笑著對梁小柔點點頭,他才走上前,居高臨下看向躺在地上的馬王駒,“沒人告訴過你做人要低調的道理么?你那么想被抓,那就成全你。”

他當然不是隨便被人調侃幾句就發火的性格,而是,這位馬王駒,蹦出來了,他也想起了陀槍1的故事后,就知道這是什么人渣。

回內地以帶人來港找工作,比如來港當正規服務生的名頭,騙一些少女偷渡,到了地方才是逼迫女人們賣身,不聽話就打。

這是真正的逼迫良家下海!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