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玄幻小說 > 如夢香江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帝王般的享受全文閱讀

第二百一十七章 帝王般的享受

晚上8點,別墅內的餐廳里,長長的餐桌上面擺滿了食物,“開飯啦,鵬哥快過來啊。”夏雪沖著楊鵬揮了揮手,對他喊道。

“來啦來啦。”楊鵬把雪茄按進煙灰缸里,站起來向餐廳走去。

這張餐桌能坐下二十多號人,一大群女孩圍著楊鵬在餐桌上坐下,就他一個男人,顯得格外地突出,加上小舞,一共有10個朱雀小組的隊員每天貼身跟在他身邊,楊鵬看了看左右兩邊的雙胞胎姐妹花,再看看周圍的10個女軍人,不由自主的想到古代皇宮里面的皇帝。

不知道皇帝每天晚上吃飯是不是這樣,應該不是這樣吧,據說給皇帝夾菜的都是太監,而給他夾菜的是一對漂亮的雙胞胎,既能吃的香甜,又能養他這雙狗眼,哼哼,給個皇帝讓老子當,老子都不愿意當,楊鵬心里騷包一笑,美美的想到。

這一頓飯吃了兩個小時,而且過程非常腐敗,楊鵬完完全全的被資本社會主義給腐蝕了,他幾乎沒有動過筷子,想吃哪道菜,只需要張張嘴,就會有人把菜喂給他吃,簡直就是帝王一般的享受。

吃完飯,小舞她們在一樓的客房內休息,楊鵬跟夏雨夏雪兩姐妹上樓。

楊鵬睡主臥,雙胞胎姐妹花睡次臥,剛進屋楊鵬就急忙把衣服脫光光,嘴里哼著跑調的流行歌曲,鉆進衛生間洗澡去了,夏雪已經悄悄的跟他說好了,等夏雨睡著之后,她就會偷偷的過來陪他,還叮囑他千萬別把屋門給反鎖了。

洗完澡,楊鵬剛躺進被窩,就聽到了開門的動靜,他趕緊伸手把臺燈關了,裝作已經睡著的樣子,為了效果逼真,還輕輕地打起了呼嚕。

“咔嚓。”楊鵬聽到了反鎖屋門的聲音,他悄悄把眼睛張開一條縫,雖然房間內烏漆麻黑的,不過還是能看見一個漆黑苗條的身影,正躡手躡腳的向他走過來。

身影走到床頭,坐在床沿上,用手輕輕的搖晃著楊鵬的胳膊,小聲道“鵬,鵬哥,你醒醒,我不信你這么快就睡著了呢

。”

楊鵬突然一個鯉魚打挺,翻身坐了起來,直接上去就摟住了芊細的身影,一個驢打滾,二人雙雙摟著在床上滾了兩圈,最后身影被楊鵬壓在身下。

“啊。”身影被嚇了一跳,她輕輕的在楊鵬胸膛上錘了一下,身體有些顫抖,結結巴巴的說道“鵬哥,你嚇到人家了呢。”

“嘿嘿。”楊鵬壞笑了一聲,他心里有些疑惑,他跟夏雪除了最后一步還沒有實踐之外,其它該做的都做了不知道多少回了,這次怎么感覺她有些放不開呢,而且說話的聲音也有些不同。

楊鵬臉對臉的看了看身下的夏雪,是夏雪的模樣啊,他心里突然一頓,莫非這不是夏雪,而是夏雨?

先試試看再說,楊鵬摟著身下的小美人,激烈的親吻起來,小美人也極力的配合著他,只不過哪里能瞞得住楊鵬這個花叢老手,小美人一看就是沒有一點實戰經驗的小白,她肯定不是夏雪,這是夏雨這個臉皮薄的小妞。

嘿嘿,我還沒去找你呢,你倒是先找上門了,這不是羊入虎口嘛,既然如此,老衲就卻之不恭咯,隨后,楊鵬實戰了渾身解數,直把夏雨弄得腦子里一片漿糊,分不清東南西北。

楊鵬輕輕的把夏雨身上的障礙物除去,只聽夏雨無意識的哼哼著“鵬哥,你不要捉弄人家,求求你了,人家承受不住。”

知道夏雨已然動情不已,楊鵬也就不再墨跡,一切水到渠成。在夏雨一聲痛哼之下,楊鵬揮船入港,晃動的大床和房間內的一切,都在見證著夏雨生命中的另一個歷程。

20分鐘之后,楊鵬打開了臺燈,躺在他懷里的夏雨羞紅著俏臉,趕緊把眼睛閉了起來,不敢看楊鵬,楊鵬啞然失笑,不禁心里想到,女人啊,天生就會掩耳盜鈴,他從床頭柜上拿起香煙,點燃一根抽了起來,這事后煙抽著就是爽。

夏雨在楊鵬那留著汗水的胸膛上畫著看不懂的圓圈,過了好大一會,才睜開眼睛,怯怯道“鵬哥,我知道今天應該是小

雪跟你共度良宵,但是我自告奮勇的來陪你了,你不會怪我吧?”

“傻瓜。”楊鵬把黏在夏雨臉上的頭發輕輕的撥開,隨后又在她光滑白嫩的肩膀上輕輕的摸著,柔聲道“怎么會怪你呢,你鵬哥是什么樣的人難道你心里還不清楚嘛,再說了,你跟我同房也是早晚的事,呵呵。”

“嗯。”夏雨紅著小臉應了一聲。

楊鵬嘿嘿一笑,在夏雨耳邊悄悄的說了兩句,直接把夏雨嚇得花容失色,她苦著俏臉哀求道“鵬哥,人家真的不行了,到現在都還很痛呢,等人家的身體恢復好了,再伺候你行嗎?”

楊鵬的眼睛深處閃過一道邪惡的光芒,他心里非常清楚,夏雨才初為人婦,而且體質比一般的女孩都較弱,肯定不堪忍受征伐,他看著夏雨的櫻桃小嘴,覺得無比誘人,這才故意說自己沒瀉火,需要發泄,其實這都是為了那張小嘴做鋪墊而已。

就在楊鵬準備說不一定非要那里,小嘴也能解決問題的時候,只見夏雨眼睛一亮,急忙開口道“我想到了,鵬哥,人家的身子骨比較弱,所以不能讓你盡興,但是小雪可以啊,她的體質比我強多了呢。”

哎喲臥槽,楊鵬瞬間被夏雨的主意給驚呆了,一龍二鳳?還是雙胞胎姐妹花?這個沖擊力太未免也大了吧,老子怎么就沒有想到呢,哎,男人果然不能太好色,不然智商會下降的。

楊鵬心里有一些負罪感,他靦腆道“這怎么好意思呢,今天晚上我應該只陪你嘛,不能委屈了你啊。”

“沒關系的,你對我們姐妹倆的情意我們全都明白,沒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鵬哥有這份心意就行了,我這就去叫小雪,哎喲。”夏雨說著,就要爬起來,沒想到疼的她一個激靈,眉頭緊鎖。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