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女生小說 > 人魔之路 > 第985章 先下手為強全文閱讀

第985章 先下手為強

北河的心中一喜,他雖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禁魔陣對他真魔之軀的壓制減弱了幾分,但無論如何,這對他來說就是一件好事。

不止如此,更讓他欣喜的是,那股對于他真魔之軀的壓制,隨著下方那股奇異波動一浪接著一浪的襲來,越來越弱。

到了此刻,他即便是不施展力行真訣,肉身也能夠行動自如。

只是隨著那股壓制的減弱,周圍彌漫的幻毒煙霧,也越發的濃郁驚人。

北河胸膛那枚印記中,時刻都有一絲無形的感應散發出去,沒入下方的幻毒煙霧深處。想來洪軒龍正通過跟此物的感應,并尋找著出路。

而且北河還懷疑,之所以下方會傳來一道道驚人的聲響,說不定就跟正在脫困的洪軒龍有關。

此刻他看了身側諸葛乾手中的紅色珠子一眼,只見此物已經開始顫抖起來,看樣子堅持不了多久。

于是他摘下了掛在腰間的一只玉瓶。

僅此一瞬,諸葛乾就看向了他,眼神當中滿是凌厲之色,只聽此人道:“你干什么!”

聞言北河微微一笑,“諸葛前輩不用如此警惕,這只是一種補充體內法力的丹藥而已。”

說完后,北河將玉瓶打開,向著口中一傾。

一時間一滴魔極髓,就被他含在了口中。

不過他并未立馬咽下去,而是將其卷在了舌頭上。

現在咽下去,此物會頃刻間化作了藥力將他虧空的魔元瘋狂補充,他應該會被立刻壓制,而且容貌也會發生變化。所以他不用著急,要等待時機成熟才可以。

他只希望諸葛乾手中的那顆紅色珠子,能堅持到那股對他的壓制徹底消失。

看了他一眼后,諸葛乾這才緩緩收回了目光。

“嘩啦啦……”

就在這時,只聽那股海浪席卷的聲音越發清晰,到了最后直接化作了滾滾的咆哮。

北河低頭之下,隱隱還能看到下方有著血色的浪花翻滾。

濃郁的幻毒氣息侵襲而來,使得諸葛乾手中的珠子越發不堪重負。

“轟隆!”

突然間,一聲震耳欲聾的炸響。

與此同時,對于北河真魔之軀的壓制,轉瞬消失不見了蹤影。

他只覺得呼吸暢快,渾身極為輕松。

但隨之那股幻毒煙霧,也兇猛了十倍不止。

“咔嚓!”

只聽一道崩裂聲響傳來,在諸葛乾手中的紅色珠子四分五裂。

下一息,一股濃郁的幻毒煙霧,就向著北河還有此人滾滾淹沒而至。

就在北河準備跟諸葛乾拉開距離,并取出洞心鏡之際,諸葛乾空余的左手一翻,在他的掌心再次多出了一顆紅色珠子,并立刻激發形成了一股微光,將他們二人給籠罩。

北河動作一頓,并未妄動。

這時諸葛乾也沒有多看他一眼,此人竟然閉上了雙眼,似乎在仔細的感應著什么。

不消片刻,當他睜開雙眼時,臉色有些沉著。因為他并未感受到洪軒龍的氣息,對方似乎依舊沒有掙脫束縛。

此人極為沉得住氣,深吸了一口氣后,便繼續駐足在原地等待著。

“嗖嗖嗖……”

就在這時,突然間只聽一連數道破空聲傳來。

一道道驚人的氣息波動,從北河還有諸葛乾兩人的身側,向著下方掠去。

從氣息上他能判斷出來,這些人全都是法元期修士。

并且就在這時,距離二人數十丈之外的一道氣息,竟然一頓停了下來,而后筆直向著他們掠近,最終出現在了二人前方不遠。

因為幻毒煙霧的籠罩,加上北河并未睜開符眼,所以他無法看清對方的面容,只能察覺到對方的氣息。

當來人站定后,就聽一道女子的聲音傳來,“諸葛乾,為何你還在此地,尊主有命令,所有人集結。”

此女話音一落,諸葛乾眉頭一皺,接著他便微微頷首,“知道了。”

聞言那女子并未離開,而是看著他身側的北河,露出了疑惑之色,并道:“此人是誰!”

諸葛乾淡淡道:“萬古門的執事長老。”

不遠處的女子一時間沒有開口,但是北河能夠感受到,對方正在注視著他。

不過讓他松一口氣的是,只是小片刻后,就聽此女道:“動作快一點!”

說完她便身形一動,向著下方掠去。

“尊主……”

看著對方消失的方向,北河心中喃喃。從稱呼以及這群法元期修士會唯命是從,就看得出那尊主,應該是一位天尊級修士。

這種級別的存在都來了,看來形勢對他來說越發兇險。

他心中極為疑惑,不知道洪軒龍到底搞出了什么動靜,竟然將一群萬古門的法元期修士,外加一位天尊都給惹來了。

在之前那女子離開之后,諸葛乾依然駐足在原地,沒有離開的意思。

不過這時,北河總算能看到對方眼中的一抹著急之色了。因為諸葛乾手中的紅色珠子,又一次變得岌岌可危。

而這一顆清靈珠若是報廢的話,他可沒有第三顆了。

這么長的時間過去,按理來說洪軒龍早就應該脫困了才是,但直到此刻都毫無動靜。另外,諸多的萬古門法元期修士,連帶一位天尊都被引來,這讓形勢越發難以掌控。

“轟隆!”

就在這時,又聽下方傳來一聲驚人的炸響。

接踵而至的,就是濃郁的幻毒煙霧滾滾而至,比之之前兇猛的數倍不止。

諸葛乾臉色微變,神色更是鐵青無比。

這時他轉身看向了北河,“北小友,希望你接下來在此地等待一番,我先去下面看看,應該要不了多久就能夠回來的。”

“北某修為低下,若是離開諸葛前輩的庇護,恐怕難以在此地堅持呀。”只聽北河道。

諸葛乾卻道:“下方我萬古門的高階修士可不少,帶著你太過于明顯和惹人懷疑。另外北小友放心,我這里有一件寶物,能夠讓你在此地穩如泰山的。”

說完后,諸葛乾一拍儲物袋,就要從中取出了一物。

但這時在他身側的北河,突然就有了動作。

只見他倒背在身后的一只手,一把抓住了背上的木匣,隨著他手臂一震,木匣“嘭”的一聲四分五裂,變成了一道道殘渣。

而后北河的五指,順勢就握住了那桿法則之矛。

“嘶啦!”

他體內精血鼓動滾滾沒入其中之際,將此物對著身側的諸葛乾猛然一斬。

一時間只見法則之矛的頂端,凝聚了一節由法則之力形成的矛頭。

諸葛乾臉色一變,足下一點向后退去,立刻跟北河拉開了距離。法則之矛從他的胸膛一劃而下,被他給險而又險的避開。

他乃是法元期修士,修為比起北河高了足足一大截,即便是北河趁著他不備偷襲,想要將他暗算成功也是極為困難的。

當此人站在數丈之外,這時北河就看向了他手中的一物,只見那是一只網兜形狀的法器。

僅此一瞬,北河臉色就陰沉了下來,對方可不是想賜給他什么寶物護體,而是想要將他禁錮在此地。

這樣的話,即便是他身中幻毒也無法離開,同時胸膛的神魂印記,依然能夠長時間讓洪軒龍感應到,助對方脫困。

北河將喉嚨中的魔極髓給咽入了腹中,隨著藥力的散發,他就感受到了體內魔元開始充沛。同時他的容貌,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變得年輕。

“嗯?”看到這一幕后,諸葛乾極為驚奇。

“唰!”

北河可不會跟此人解釋什么,他身形一花,向著后方激射而去,沒入了濃郁的幻毒煙霧中。

在此地跟諸葛乾斗下去可不是什么明智之舉,最好是先行離開。

在幻毒煙霧中,對方即便是法元期修士,也很難找到他的。

“想走!”

眼看他要離開,諸葛乾大怒,而后想也不想的向著他追去。

只是讓他震怒的是,當他追出了數百丈,就失去了對方的蹤影,就連氣息也在幻毒煙霧的沖擊之下潰散消失。

“不用追了,我已經脫困,速速前來助我一把!”

就在這時,只聽一道硬朗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聞言諸葛乾先是一愣,而后便大喜過望,只聽此人道:“是,主人!”

接著他便改變了方向,一路向著下方掠去。

遁走的北河可不知道這一幕,眼看甩脫了諸葛乾后,他翻手取出了洞心鏡,體內魔元注入其中之下,一時間他周圍的幻毒煙霧,就立刻向著四周驅散。

而后他又取出了一枚兩儀丹,一口將此物給咽了下去。他要立刻將洪軒龍種在他身上的印記給驅除。

雖然在他看來,之前諸葛乾對他出手,有可能是擅作主張,并非洪軒龍的本意,但他不得不防。

做完這一切,他便專心向著頭頂趕路。

但就在這時,北河陡然注意到,在他取出洞心鏡之后,幻毒煙霧中彌漫了一股股生機,并且在向著他聚攏。

隨之他手中的洞心鏡鏡面,開始靈光閃爍起來。

此刻在下方的血海深處,亦是有著一道微光,跟他手中的洞心鏡,保持一樣的頻率閃爍著。

“嗯?”

北河看著手中閃爍的洞心鏡,眼中浮現了一絲濃郁的警惕。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