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女生小說 > 天真有邪 > 第039章 沐浴全文閱讀

第039章 沐浴

唐心掙扎著坐起來:“我沒事。”

唐寧頭也不回,抬手按住他的肩膀:“不要胡鬧。”

在這個節骨眼上病了,可是要命的大事。她讓他躺回去,自己在床沿坐定。邊上的黑衣小童,始終一言不發,只是反復將帕子浸入冷水,又撈上來擰干。

迦嵐坐在那,換上一副肅冷表情:“你答應得倒是干脆。”

室內光線逐漸昏暗,阿炎飛起來,去墻邊點了燈。

半開的窗扇外,是已經變成黑色的天。

唐寧遙遙望去,只覺得那片黑暗也朦朦朧朧,黑得不甚純粹。她想起阿吹先前說的話,眼神微變。

歸墟的死氣,對活人一定無益吧?

她站起身,走過去,將窗子關上。

黑暗被阻絕在窗外。

迦嵐忽然問:“在落霞山上時,你讓我看到生死冊后,順手幫你查兩個名字,為什么?”

來時匆忙,唐寧沒有細說,他也沒有追問。

如今安頓下來再想,便琢磨出了古怪。

唐寧料想他會問,便也不隱瞞,老實地道:“那兩個人,是我的心結。即便要死,我也想在解開心結后赴死。”

“十年前,我五歲。”

“母親前幾日還在為我繡帕子,說要在上頭繡一枝金梅給我看,可梅花還未繡全,她便不見了。乳娘告訴我,她死了,但從頭至尾,我都沒有見過她死后的樣子。”

“下人們說她是暴斃,死狀十分駭人,說實話,我并不相信。”

“至于唐霂,我父親……”唐寧倚著窗,慢慢將雙手抱在胸前,“母親離世沒有多久,他便失蹤了。”

“說是心頭煩悶,出去透透氣,回來還要給我帶生辰賀禮,但他一去不回,再無音訊。”

“那之后,官也報了,找也找了,可誰也沒有見過他。”唐寧垂下眼簾,平心靜氣地道,“如今十年過去,他依然活不見人死不見尸,我已經等不下去。”

迦嵐坐在桌邊,歪頭伏在那,聞言聲音一輕:“你父親,是個什么樣的人?”

唐寧嘴角一彎,又落回原處:“我記不清了。”

那些快樂的、美好的往事,因為長時間看不見希望的等待,失去了生機。

她的童年,是等不來春暖花開的寒潭。

上頭堅硬的寒冰,隨著時間一日日加厚,已經厚到她沒有力氣去敲碎它。

伏在桌上的迦嵐,慢慢抬起頭:“十年……”

他低低笑起來:“做人真好啊,十年前的事,說起來也好像是上輩子一樣久遠。”不像他,連父親的血濺在自己臉上時,那灼熱的溫度都還記得一清二楚。

他伸個懶腰,站起來:“我該去沐浴了。”

“唐寧,你陪我一道去。”

唐寧愣住。

阿炎飛到兩人中間,嘰里呱啦地叫喚。

迦嵐沒有理睬它,只是道:“我說過,我缺個婢女。”

這話是那天夜里,下著雨的時候,他在唐家大宅里同她說的。唐寧當時沒有當回事,還說要將唐大小姐介紹給他,不想他如今又提了起來。

聽口氣,明明不像是認真的。

可他一直看著她。

床上的唐心躺不下去了。

他撐著床沿坐起來,冷聲說他去。

可話音還沒有落地,一旁的黑衣小童子已經撲上去,將他一把按倒。小肉手動作飛快,利索地開始扒衣裳。

唐心身上無力,轉眼便被他解開了衣帶。

小童子抓著帕子,就要來給他擦拭身體。

唐心臉一紅,驚呼出聲,慌里慌張地將衣裳往回穿。

因為害羞,一掃先前心事重重模樣,他看起來終于又像個孩子。

唐寧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這樣的他,見狀不覺笑了起來。

黑衣的小童子,人小小的,力氣卻很大。唐心躲來躲去,沒能躲過他的小肉爪。

肩上的傷口,泛著紅,原本就愈合得不太好,一掙扎,裂開了。

他吸了兩口冷氣。

黑衣小童子將帕子輕輕蓋上去。

迦嵐道:“大約是因為主人不爭氣,渡靈司里的器靈,一個個都很能干。”

他說完,丟下阿炎,自顧自朝盥洗室走去。

唐寧想了下,也跟了上去。

進到里頭,正有兩個頭發短短的黑衣小童子在往浴池里撒花瓣。紅紅粉粉,漂浮在水面上,香氣四溢。

唐寧看傻了眼。

這群小童,是不是因為從來沒有在渡靈司里見過外人,所以即便主人不情愿,他們還是一個個精心照料起了“客人”?

撒完花瓣,其中一個小童子掏出只紫檀木的小匣子。

匣子打開,里頭是滿滿當當的澡豆。

迦嵐邊走邊脫衣裳。

唐寧連忙背過身。

兩個黑衣小童,一前一后退出去,帶上了門。

這屋子從外頭看,明明不怎么寬敞,沒想到里頭竟然建了浴池,真是奢華。

唐寧聽見水聲,仍然沒有轉過去,只是問:“你叫我來,是為了說什么?”

銀發落入水中,迦嵐懶洋洋靠在那,光裸的上半身,每一寸肌肉線條,都生得剛剛好。

他閉著眼睛,輕輕地笑:“你果然聰明得讓人討厭。”

唐寧半低著頭,朝地上看。

散亂的衣裳,丟在那,像無主的游魂。

她有些站煩了,索性就地坐下去:“是唐律知的事,還是我的事?”身下玉做的臺磯冷冷的,她抱住自己的膝蓋,“多半還是我的事吧?”

迦嵐睜開眼,側過頭,望向她的背影。

唐寧道:“假設唐律知還活著,那你被偷走的妖力下落何方,只需撬開他的嘴便可。但他若是早就已經死了……”

她聲音變輕,苦笑了下:“唐家無人,大概也就只能讓我去找了。”

可讓她找,她又能上哪里找?

唐寧微微轉過臉,眼角余光瞥見一角銀發。

妖力,到底是什么樣的東西?如果肉眼看不見,那要如何確認?

她放下手,撐在臺磯上,回身面向他。

似乎沒料到她會突然轉過來,赤裸的少年一愣,沉入了水中。

有水滴濺到唐寧手上。

她怔了怔,反應過來,靠近過去,趴在池邊叫他:“迦嵐……”少女的聲音,微微發顫,好像還在為自己剛才看見的那一眼而慌亂。

突然,水花四濺。

水里探出一只手,將她一把拽進池中。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