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仙俠小說 > 九叔的掌門大弟子 > 第三百六十三章:第二元神全文閱讀

第三百六十三章:第二元神

陳凡從西北回來之后,馬上就進入了閉關的狀態,他這一次可是真正的“閉關,”所以在閉關之前,他就已經吩咐下去,在他出關之前,任何人都不得打擾他,有了他的這個吩咐,要是沒有天大的事,別說是陳倩和陳修了,就是九叔和傲天龍,也不敢前去扣關。

陳凡之所以急著閉關,并不是他的修為又要突破了,而是因為他從牛族那里,得到了一件東西,而這件東西,正是他尋覓已久的“靈物。”

因為有著空間的加成,這些年來,陳凡早就已經將《大日如來本愿經》中記載的第二元神法門給修煉完成了,但是他現在苦于一直都沒有找到可以寄托元神的靈物,所以到現在,他也沒有完成最后一步。

叫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叫他費盡心思也遍尋不到的寶物,竟然會意外的在牛族的身上找到,有了這件寶物之后,他的第二元神,終于可以完成了。

雷岳小玄山洞天里,已經進入了自己空間中的陳凡,正在專心致志的祭煉著眼前的材料,自己的第二元神能否成功,可就要看它的了。

要是其他人見到這件“寶物”的話,恐怕會很奇怪,因為叫陳凡這么重視的寶物,從外形上看,竟然是一塊“普通的骨頭。”

是的,陳凡現在正在祭煉的,就是一塊在牛族“寶庫里”找到的骨頭,在陳凡發現它的時候,它正跟一堆雜物放在一起,而且上面還積滿了灰塵,很顯然,這一堆東西,是已經放在那里很久都沒有人動過的了。

經過牛族這些年來的“搜刮,”在他們的寶庫里,好東西不知道有多少,所以在剛開始的時候,就是陳凡也是沒有主意到它的。

等陳凡廢九牛二虎之力,將牛族的寶庫給清理完了之后,他都已經準備要走了,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在臨走之前,他竟然鬼使神差的放開了自己的元神法相,準備看看這里,有沒有什么“滄海遺珠”被遺漏了。

沒想到這個臨時的舉動,還真幫他給發現了這件蒙塵已久的寶物。

說實話,在剛發現它的時候,陳凡雖然覺得它很眼熟,而且自己的元神法相也對它也有著特殊的感應,但是它到底是什么,陳凡當時還是不太清楚的,但是既然能夠引起自己法相的反應,那么陳凡自然是不會放過它的。

為了查清楚它到底是什么,也是費了陳凡一番功夫的,畢竟一塊骨頭而已,和他相似的東西,實在是有太多了。

好在這些年來,陳凡還在不住地豐富著天道門的藏書和典籍,就連他自己,也因為要整理這些藏書,所以也算是博覽群書了。

不過因為陳凡要整理過的藏書實在是太多了,所以到后來,除非是遇到陳凡有興趣,或者是和修行有關的知識,要不然的話,他也只是會粗略的了解一下罷了,畢竟人類的精力是有限的,就算是陳凡有著空間的幫助,也不可能精通世間所有的知識。

不過憑借著腦海中模糊的記憶,陳凡還是很快就在自己那浩如煙海的藏書之中,找到了有關于它的記載。

而令他驚喜的是,這塊不起眼的骨頭,竟然是“魂獸”的一塊頭骨,也正是他夢寐以求的寶物。

魂獸,則是上古時期的一種天地奇獸,只不過它在上古的時候,就已經因為其“骨頭”珍貴性,而惹來了修士們的大肆捕殺,到現在,它們早就已經滅絕不知道多少年了。

而他們之所以會惹來修士捕殺的重要原因,就是因為它的頭骨,它們的頭骨是祭煉“魂玉”的不二靈材。

而魂玉,則是這天地間一種少有的異寶,它的作用,就是可以完美承載修士的第二元神而沒有任何的副作用。

自從認出了魂骨的來歷之后,陳凡也終于明白,為什么如此珍貴的它,竟然會被埋沒在這一堆無用的雜物里了。

魂獸的骨頭,在沒有被煉制成魂玉之前,其實是和其他靈獸的骨頭,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的,最起碼從外觀上來看,一般的修士,是分別不出它們有著什么不同的。

說起來,這次也是陳凡的運氣好,要不是他已經是化神期的尊者,并且在臨走之前,還運用了自己的元神法相的話,恐怕就是以他的眼力,這件異寶也得被他給遺漏了,不過從另一個方面來說;陳凡能得到這塊魂骨,也許就是天意如此啊!

隨著陳凡真火的運轉,魂獸的頭骨,慢慢的被分解成了近乎于液體的形態,陳凡強大的神識也在不斷的為魂骨塑性,并且去除其中的一些雜質。

在此期間,陳凡的手上也是沒有閑著的,隨著他手決的不斷變化,一道又一道的周天禁止,被他小心的打在魂骨之上,而原本灰白色的魂骨上,也慢慢的泛起了如玉一般的色彩,并且隨著陳凡的施為,魂骨的上邊,還漸漸地出現了一些金色的紋路。

等這些金色的紋路,慢慢的鏈接在一起,并且完全的覆蓋完魂骨之后,陳凡才小心翼翼的施展了“收寶決,”至此,讓他期盼已久的魂玉,才算是被他祭煉成功了。

祭煉成功的魂玉,整體就好像是一塊圓滿的玉璧,上邊布滿了玄奧的金色紋路,漂浮在空中的“魂玉,”就好像是早晨剛剛升起的太陽一般。

在完成了魂玉的祭煉之后,陳凡并沒有出關,而是繼續開始了自己第二元神的修煉。

陳凡對于第二元神的法門,早就已經修煉的如火純青了,之見他在自己的法相上,輕輕地斬出一劍,原本“渾圓如意”的法相,就已經被陳凡一分為二,形成了一大一小兩個元神。

陳凡有本有如實體的法相,在被分為了一大一小兩個之后,那尊大的法相,很快就被陳凡收入了體內孕養。

雖然我們說起來好像是很容易的,但是元神撕裂的那股疼痛感,可是直接作用于源陳凡的靈魂的,陳凡相信,像這種痛苦,就算是他,也是不愿意再接受第二次的。

好在陳凡還知道,現在還不是他可以放松的時候,第二元神是已經分離出來了,但是他此時的第二元神,還是無本之木,非常的脆弱,只要有一丁點的意外,他就可能會消散,要是那樣的話,陳凡之前所受的罪,可就算是白受了。

好在在自己的空間里,陳凡也不怕出現什么意外的情況,所以他很快就控制著魂玉,來到了自己第二元神的身邊。

一靠近陳凡的第二元神,魂玉上就自動的散發出了一陣金玉色的光芒,在這股光芒的照射之下,陳凡的第二元神,很快就變得穩定了下來,就連那原本顯得有些虛幻的五官,此時也慢慢的變得清晰了起來。

魂玉之所以珍貴,可不只是因為他可以完美的承載修士的第二元神,還在于它對于元神的孕養,這也是它珍貴的原因之一。

普通人的第二元神,就算是成功的祭煉出來了,但是想要完全的恢復,最起碼也得幾十年的時間,在這一段期間,不止他們的第二元神不能動用,就連本來的元神,也會進入虛弱期。

而有了魂玉之后,情況又會有很大的不同。

等自己的第二元神穩定下來以后,陳凡就開始嘗試著將他和魂玉相容,畢竟只有完成了這一次的融合,陳凡才算是真正的將第二元神給祭煉成功了。

好在“異寶”就是異寶,陳凡原先還以為,自己要想完成這次的融合,最起碼也是要費上一番功夫的。

可是沒有想到,陳凡才剛剛動了這個念頭,那邊的魂玉上,就散發出了一陣柔和的祥光,而陳凡的第二元神,也在這股祥光的照耀之下,就好像是被分解了一樣,很快就化為了點點星光,融合到了魂玉之中。

看到自己的第二元神被“分解,”就是以陳凡的心性,也不免的出現了一點慌張感,好在很快,從魂玉中就傳出了陳凡“熟悉”的氣息。

陳凡這才知道,自己的這次融合,竟然已經就這么無聲無息的完成了,為了證明這一點,陳凡控制著魂玉,開始了“幻化”的過程,慢慢的,陳凡的眼前就出現了另外的一個自己。

兩個陳凡相互的對視了一眼,陳凡很難形容此時自己的感覺,怎么說呢?自己看自己的感覺還是很奇妙的,這跟照鏡子,是完全不同的感覺,畢竟兩個人有一個思想,但是卻有了兩份反應,這一魂兩體的情況,就是這么奇妙的。

“化形”成功之后,陳凡迫不及待的感受了一下自己第二元神的修為境界,還好,雖然達不到自己本體化神后期的實力,但是因為魂玉的幫助,從第二元神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來看,他也應該也有著元嬰巔峰的修為。

這樣的實力還是叫陳凡很滿意的,這也就是用魂玉來寄托第二元神的好處了,要是陳凡以其他的靈寶來寄托自己的第二元神的話,此時能有初入元嬰期的實力,陳凡就已經要得謝天謝地了。

第二元神畢竟是初成,所以陳凡也不敢過多的運用他,很快,陳凡就將第二元神,又變回魂玉的形態,并且收入了自己的識海之中。

魂玉在進入識海之后,就出現在了陳凡法相的腦后,并且又開始散發起了金玉色的祥光,陳凡的法相,在這股祥光的照耀下,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尊神佛一般。

此時要是有別人能看到的話,就會注意到,陳凡法相的嘴上已經不自覺的,出現了一絲的笑意,魂玉的作用,可不是只是好看而已的,他所散發出來的祥光,不僅可以修復陳凡法相上的傷勢,還能夠隨時隨地的孕養陳凡的法相,消除一些負面的情緒,在他的照耀之下,陳凡的心神,都會不自覺的放空,很快陳凡就進入到了物我兩忘的境界。

陳凡的這次閉關,從一定意義上來說,還是打斷了一些人的計劃的,自從天道門滅掉了牛族之后,就有很多門派的元嬰大修士,以各種各樣的名義前來拜會陳凡,但是他們還沒來呢,陳凡就已經閉關了,所以他也都是空手而歸的。

在沒有見到陳凡本人的情況下,也不是沒有人惡意的猜測,陳凡之所以會閉關,是因為在這一次對牛族的戰斗中受了傷。

但是猜測就是猜測,所有的猜測,在沒有得到證實的情況下,他們也是不敢輕舉妄動的,畢竟誰知道陳凡到底是負了傷,還是在進行突破呢?

要是在他們打上門的時候,迎接他們的是一位化神期尊者,那他們豈不是在自投羅網嗎?

再說了,就是不算陳凡的實力,此時天道門所顯露出來的五位元櫻期修士,也不是鬧著玩的,要是真的開戰的話,就算是他們從萬靈大陸那里,調集了更多的元嬰修士過來,但是想要消滅他們的話,他們自己也是要付出不小的代價的,更別說,還有那個他們不知道深淺的玄清在了。

對于各大門派的那些小心思,天道門的內部,卻是沒有過多的理會的,畢竟別人不知道,他們自己還不知道嗎?有了陳凡這個化神期的尊者作為底氣,在這個世界上,他們還是不怵任何門派的。

西北地區的地域廣大,天道門光是消化這一片廣大的地域,就要用幾年的時間,自己門派的事情都忙得團團轉呢,他們那些還有心思,去管別人是怎么想的啊?

豈不知,也正是因為他們的這份淡定,更加的增加了各大門派的疑惑。

要是沒有一定的底牌的話,天道門怎么干這么的“囂張,”為了試探天道門的態度,他們也曾經想要在天道門的勢力范圍內,搞一些小“摩擦,”想以此來試探一下天道門的態度,但是無一例外,他們派去的那些弟子,全部都被天道門的修士給拿下了。

那些聰明的弟子還好,只是被天道門的修士給收拾了一番,就被趕了出來,雖然一個個的都是鼻青臉腫的,但是卻沒有什么太大的損失。

但是那些“白癡”弟子,做出來的事情,就沒有那么好看了。

有些白癡弟子,自作聰明,在試探天道門的時候,并沒有掌握好分寸,所以做的就有些過火了,像這樣的弟子,再被天道門的人給拿住之后,天道門的人可不會慣著他們。

那些“白癡”不僅自己的修為被廢,還害的自己門派被天道門發文警告,碰到更為嚴重的,甚至還會要求自己的門派前去領人,而遇到這種弟子的門派,不僅損失了弟子,還折損了門派的顏面。

不過通過這些試探,他們也不是一無所獲的,就天道門修士這樣的行事方式,就已經透露出了很多的信息。

首先,他們知道此時的天道門,是并不怵他們的,也就是說,天道門有足夠的力量,來應對他們萬靈大陸的援軍。

其次,陳凡的這次閉關,一定不是受了傷,因為要是受傷的話,不管嚴不嚴重,他們在行事上,多少也是會有一點顧忌的。

那么既然已經排除了陳凡受傷這一種的可能性,那么此時的陳凡在干什么,不就已經是“一清二楚”的了嗎?(他們自己認為的。)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