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女生小說 > 大神你人設崩了 > 342提前一小時出考場(一)全文閱讀

342提前一小時出考場(一)

這邊,孟拂直接進了理論基礎班。

調香系的監考制極其嚴格。

孟拂剛進去,預備鈴聲就響了起來。

她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第一組最后一排,她直接坐下,梁思坐在她前面,看她過來,回頭看了孟拂一眼。

教師里監考的并不是調香系的老師,是兩個陌生的青年男人,容色嚴苛,孟拂聽梁思之前科普過,都是香協的考官。

“香協考核大家都清楚,”稍微年輕一點的考官打開了電腦,他凌厲的目光在教室里逡巡了一遍,“請大家務必遵守規則。”

說完后,理論考試未免有人作弊,依舊是傳統的紙上考試,試題都是考官從密封袋里當場拿出來的。

密封袋的題目拿到手上,孟拂沒有先考,而是從頭到尾看了一遍。

與數學物理考試不一樣,香協的藥理基礎,都是些理論題,藥物相生相克,還有藥理性循環,大部分都是填空跟西爨則,有些像部分有些像生物題。

最后一大題就是調香實驗。

各種步驟、細節,外加產生的結果預測。

實驗沒有寫調香的名字,只寫了中間發生的過程與其中一個原材料的名字,這一題類似于香協的正式實踐考核,與后面實踐考核不同的是,這一題是在紙上。

孟拂從前面看到最后,看到實踐結果略微皺眉。

這種香料用到極致,能讓人加深某段記憶,也能讓人遺忘某段記憶……

孟拂在野史中看到過,香名衡蕪,李夫人手中的爭寵法寶。

這種香近現代有人制作出來了,也公布了各種原材料比例,但效果與普通香料無異,鮮少出現,孟拂看完,在實踐結果里寫上部分內容,才合上這份答卷。

這次試卷是正常兩個小時的分量,孟拂寫得快,她記性向來好,尤其這之前有專門針對的訓練過,不到二十分鐘,她就寫完。

舉手。

那位年青的嚴苛考官走過來。

用眼神詢問她有什么事。

其他學生還在專心答題,再加上孟拂最后一個作為,都沒注意到孟拂這邊的情況。

孟拂也沒說話,只抬手,在身邊的空白紙上寫了兩個字“交卷”。

這考試才二十分鐘。

調香系的一半都是調香天賦比較高的人,有一個對香料十分敏感的鼻子,這些基礎題目對他們來說雖然說不難,但也沒那么容易。

考官監考過香協大大小小幾十場考核,還從來沒有見過像孟拂這樣的考試機器。

他直接頓在了孟拂位置面前。

孟拂想了想,這應該跟高考不一樣,是可以提前交卷的。

就沒說話,把寫好名字的答卷放到考官手里,然后起身,悄聲無息的拉開凳子離開。

在另一邊轉著的稍微年長一點的考官走過來,看著年輕考官,壓低聲音,容色刻板:“考試中途不能去衛生間。”

“不是,”年青考官低頭,看了看上面的考號跟名字,“這人是提前交卷了……”

“提前交卷?”年長考官一愣,低頭瞅了瞅,看到一個陌生的名字,“孟拂?這是哪個勢力旗下的……”

他伸手,接過來看了看。

上面每一個空都填了。

看起來還不是亂填的樣子。

年青考官個跟年長的考官對視一眼,年青考官不由咂舌,“今年這群調香系的新生有點意思。”

**

外面,考完了理論課程,孟拂直接去鑒賞室,伸手敲門。

調香系的鑒賞跟其他考試不同,是聞香料的原材料,這是考驗一個調香師的天賦。

獎賞室內放了物種香料,沒有標名,所有考生考完后,都會再正門排隊,一個一個進去聞香料,通過嗅逐一寫下物種香料里面的原材料跟占比,寫完后直接從后面離開考場,下一個人才能進去。

此時理論考核剛開始,負責鑒賞考核的兩位考官正坐在椅子聊天。

這兩位考官年紀要稍微大一點,其中一人正捧著保溫杯,慢慢喝茶。

聽到有人敲門,兩位考官以為是工作人員,開口讓人進來。

就看到拿著準考號的孟拂進來。

“你是……”看到她進來,拿著保溫杯的考官一愣,“考生?”

孟拂把準考號貼在自己的胸前,禮貌的頷首,“兩位老師好,鑒賞可以開始了嗎?”

兩位考官坐在兩個椅子上,前面擺著一個長桌,長桌上擺了五個白瓷瓶,每個白瓷瓶里都裝著不同的香料。

“可以,”考官把保溫杯往桌子上一放,他有些好奇的看向孟拂,伸手把一張白紙遞給她,“你理論基礎考完了?”

孟拂接過來白紙,頷首:“謝謝。”

“好,”畢竟是考核,考官也不多問,只是面對孟拂,說話語氣都溫和了不少,“這是五種香料,每個人都有十分鐘的時間,每瓶香料只能聞三次,在這張紙上寫上每一鐘香料的原材料跟占比,最后交給我就行。”

這些梁思早就跟孟拂科普過了,她雖然第一次參加調香系的考核,倒也不怯場,低頭聞香料。

香料從左到右,一共五瓶,孟拂低頭聞第一瓶的香料。

這瓶香料很簡單,市面上普通的安神香,三種原材料,比例是二分之一,四分之一,四分之一。

第二瓶四種原材料,是一種靜心香料,對孟拂來說難度也不大,她聞完,幾乎沒頓,直接寫下比例。

直到第四瓶有六種原材料,孟拂第一次只辨別出了五種原材料,最后一種占比不到2%,她第二次才辨別出第六種原材料。

她在第四瓶原材料上花費了些時間。

第五瓶香料更難,孟拂第一次就聞到了七種原材料,這其中原材料千差萬別,按照前面四種香料的遞進關系,第五種香料七種原材料應該一聞就能聞到。

孟拂第二次聞的時候,寫下其中原材料,準備要離開的時候,申請第三次鑒定。

第三次孟拂用的時間比較長,終于聞到了里面的第八種輔料,爐甘石的添加痕跡。

她站在白紙邊半晌,寫下最后一種爐甘石。

她把胸口的準考證撕下來,交給兩位考官,道完謝,出去。

鑒賞室有兩個門,一個門進,一個門出去,出去的門正好通往調香系的大廳。

**

孟拂考完理論課用不到二十分鐘,鑒賞花了十分鐘,出去的時候剛過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調香系所有人理論課還沒考完。

等在大廳的一群領導跟教授們都沒有離開。

香協跟京大一直有合作,今年香協要整頓調香系,壓資源,京大領導對此也十分看重,一直在樓下焦慮的等結果,大部分領導都在詢問封修今年一班的情況。

“封院,我看謝儀今年理論跟之后的實踐都能沖S吧?你們京大調香系總算熬出頭了,要真能出現這個資質級別的學員,那就是香協精英班的預備役了,今年香協給你們的獎勵不會少。”負責這次考核的香協總負責人坐在沙發上,笑著詢問封修。

封修謙虛的一笑,“一切還早,尚未定奪,另外,段衍天賦也不錯。”

“段衍?”總負責人也想起來這個人,他直接搖頭,“段衍底子還差了點,今年還是謝儀希望比較大。”

這些香協的人眼光毒辣,誰的底子好,誰的底子稍微差一點,一目了然。

謝儀跟段衍雖然天賦不相上下,但段衍差在了后期培養,現在依舊落在謝儀后面。

封治坐在一邊,助理給他倒了一杯茶,他也沒喝。

只沉默的聽著。

“咦,現在怎么就有考生出來了?”一行人說著話,身邊,一個工作人員詫異的看向前方。

往年,考得最快的也要一個半小時后才會出來,現在才過了半個小時多一點吧,就有人出來了?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