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歷史小說 > 楚氏贅婿 > 315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全文閱讀

315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

匈奴軍臣單于率領匈奴30余萬大軍,和小昏侯楚軍在北海一帶纏斗。

距離北海,一二千里之外的大草原。

狼居胥山。

左匈奴部的最外圍。

有一個上百人口的匈奴小帳,在一條溪流附近,逐水草而居。

這樣的小帳,在大草原上隨處可見,一二百名匈奴牧民帶著數萬計的牛羊,四處游走。

他們是匈奴牧民,也是匈奴兵源,更是匈奴大部落的一座座移動哨所。

楚軍一旦進入大草原,隨時可能會和他們遇上,被他們所警覺,然后驚動匈奴大部族、匈奴王廷。

...

此時,一支五十騎的騎兵中隊,身穿著尋常的衣袍,悄然出現在附近的山包上。

領隊的隊長拿起一副望遠鏡,朝周圍山包掃視了一圈,除了這支匈奴小帳之外,并未發現其他匈奴人出沒。

他一揮手。

副隊立刻率領五十鐵騎,從山坡俯沖而下,朝那支匈奴小帳包圍了過去。

嗖!

嗖嗖~!

一片箭雨下去,這個匈奴小帳一片驚慌,四散而逃,頃刻間覆滅。

隨后,這支五十人騎兵迅速離去,繼續在周圍搜尋其它匈奴小帳。

這樣的哨騎兵,多達上百支,成扇形散布開來,迅速掃單著在大草原上零散分布的匈奴小帳。

...

在這些游騎哨兵的十里后方。

有一支十萬騎兵的楚國輕騎兵大軍,正在大草原上,飛快的行進著。

太尉李榮親自率領,麾下十多名經驗豐富的老將,一同出征,以極快的速度逼近狼居胥山腳下的左匈奴。

“報,太尉大人!”

一名哨兵匆匆來報,“左匈奴部外圍的匈奴小帳,已經被哨兵清理干凈了!我軍距離左匈奴,大約數百里。”

“嗯,繼續清理!加速行軍!”

太尉李榮點了點頭,面色冷肅喝道。

左匈奴部,左賢王為首領。

以狼居胥為中心一帶進行活動,最遠甚至會出現在右北平、遼西、遼東一帶,和烏恒、鮮卑等北方游牧部落接壤。

左匈奴部也是距離大楚最近,最有威脅的匈奴部。

小昏侯楚天秀和丹陽郡主李虞,率領一支孤軍深入大草原,前往北海一帶,吸引了匈奴多達三十萬軍隊一路追逐。

小昏侯定下的北征匈奴的大戰略,他親自去吸引匈奴部的主力大軍,拉滿仇恨。

他這五萬兵馬雖然少,但卻是極硬的骨頭。

由太尉李榮另率一路大軍,直搗匈奴本部。

此時,左匈奴部剩余兵力不足七八萬,另有婦孺老幼眾多。

最關鍵的是,左匈奴部的數百上千萬的馬羊、草料補給,此時都囤積在狼居胥山一帶。

一旦本部被摧毀,匈奴部數十年無法恢復元氣。

...

傍晚時分。

李榮率領的楚軍騎兵大軍,在哨兵的掩護下,終于悄然出現在狼居胥山一帶。

左匈奴部終于發現了這支楚軍的動靜,急忙調集本部的兵馬應戰。

可是,已經太過遲了。

等他們集結兵馬,楚軍鐵騎已經大舉殺到。

左匈奴部就算能逃走,也根本來不及轉移馬羊物資和匈奴老弱。

“殺——!”

楚軍李字戰旗一馬當先,十萬大楚鐵騎猶如一字長龍,直接殺入左匈奴本部所在之地。

左匈奴軍見李榮軍氣勢極盛,且戰且退,想要將楚軍引往大草原深處。

李榮也不理會,直接掃蕩左匈奴本部,焚燒其糧草。

左匈奴軍不得不回頭去救援。

李榮軍立刻調轉,一舉擊破左匈奴七八萬兵馬,隨后在數百里方圓內全力橫掃。

整個左匈奴部被打的潰不成軍,左匈奴殘兵和部族殘余,被迫放棄糧草輜重,逃竄往匈奴王廷,逃避楚軍的追殺。

...

大楚第三路大軍。

卻是由少帝項天歌、項凌公主、少傅謝安然,以及在邊疆經驗豐富的十位將領組成的陣容,率領的一支十萬騎兵大軍,奔襲遙遠的燕然山。

謝安然雖是文官,但是他在吳王一戰,以區區數萬守軍遭到二十五萬大軍的圍攻,步步為營滴水不漏,軍事天賦也是極為出眾。

若非小昏侯太過耀眼,恐怕他才是大楚皇朝青年一代最實力的文武全才。

況且,項家也是兵家出身,項凌公主也是自幼兵法嫻熟。

其余將領們,在邊疆待了數十年,對匈奴也是極為熟悉。

燕然山。

匈奴單于王廷本部所在,周圍千里一向防備嚴密。

可是,軍臣單于率領三十萬大軍前往追殺小昏侯,此時王廷本部也頗為“虛弱”,雖有匈奴兵馬五六萬之數,可是明顯弱了太多。

王廷內剩余都是老弱之輩,難以集結重兵。

少帝御駕親征燕然山,掃蕩匈奴王廷,看似危險的一招,實則極為安全。

有小昏侯吸引了匈奴三十萬大軍,一時難以回援。

又有太尉李榮襲擊狼居胥山的左匈奴部,距離北海更近。

縱然匈奴大軍回援,需要穿過姑衍山一帶,也是先撞上李榮的十萬大軍。

少帝率領的這一路十萬大軍,周圍沒有強敵出沒,自然是頗為從容,底氣十足。

“殺——!”

“擊潰匈奴王廷!”

“殺到燕然山去,為我父王報仇!”

項天歌意氣風發。

...

大楚左右兩路鐵騎直擊匈奴王廷和左匈奴部,攻打匈奴腹部最薄弱地帶。

幾乎是頃刻之間,整個匈奴大草原被洞穿,后方輜重糧草飼料羊馬,被楚軍橫掃一空。

距離北海,相隔一二千之遙遠。

等到這個噩耗消息,傳到北海,匈奴軍臣單于手里的時候,大楚的兩路大軍已經完成了這次直搗匈奴老巢的奇襲。

“報——!單于,楚軍兩路出了朔方,大楚太尉李榮、大楚少帝項天歌各領一路,殺入我王廷本部、左賢王本部!王廷和左匈奴部皆戰敗,死傷慘重。”

匈奴探子急報。

“什么?”

軍臣單于數次圍攻小昏侯的五萬楚軍,卻遲遲攻打不下,看到后方傳來的噩耗軍情,兩眼瞪直,氣的渾身哆嗦,整個人都懵了。

這十多年來,大楚皇朝被匈奴部打的抬不起頭來,邊疆城池屢屢被攻破,何曾殺入到大草原?!

這次一來,居然二十五萬大楚騎兵,分三路殺入大草原。

小昏侯太招搖過市,以至于吸引了匈奴絕大部分目光。

太尉李榮和少帝項天歌兩路騎兵,悄無聲息的出了朔方城,進入大草原,輕而易舉的抄了匈奴兩大個本營的老巢。

“為何會這樣?!”

“大楚居然傾巢而出,動用了邊疆所有的騎兵大軍!!”

“完了!完了,王廷和左賢王部,有我們的所有糧草輜重飼料,還有老幼。”

“王廷本部和左匈奴部被破,這可如何是好?!”

眾匈奴王爺們都是臉色慘白,無不駭然。

如今是冬季,草原上已經沒有多少草可食用,馬兒都需要吃存下來的存草。

這些草料若是被楚軍給搶走了,他們這二十余萬匈奴大軍,別說人,恐怕連馬都要吃不飽了。

他們還能繼續和小昏侯打下去?

“都是小昏侯,誘我大軍至此,毀我匈奴大業!本單于要殺了他,各部輪回攻打,無比要將這支楚軍殲滅,一泄心頭之恨!”

軍臣單于氣急。

“單于,不可!后方糧草已失,我軍撐不住半個月啊!還是趕緊回去吧!”

“對啊,單于,我們還是撤兵吧,趕緊回去救援!部族定然還有許多族人四處逃散,能救回多少救多少!”

“單于,保住元氣,才是上策!殺不殺小昏侯,這是次要。”

眾匈奴人心惶惶,急忙勸說軍臣單于放棄。

真不是他們不想打。

實在是小昏侯這塊骨頭太硬了,他們已經圍攻了數日,又損失了數萬兵馬,絲毫不見小昏侯軍有任何動搖的極限。

連戰連敗,單單小半個月已經掙完了五六萬之多,這對匈奴部落來說已經是能夠承受的極限了。

繼續打下去,恐怕他們還要陣亡10萬兵力。

幾乎是半滅族了。

...

渾邪王、休屠王兩個匈奴王侯,相視一眼,卻是眾匈奴王侯紛紛攘攘之中,悄然離開了匈奴大營,飛奔回自己的部落。

他們的部落不在王廷和左匈奴,而在更為偏遠的地方。

當初朔方城丟了,他們兩個還沒有被匈奴單于問罪,一直忐忑不安中。

眼下王廷和左匈奴部被攻破了,軍臣單于正在氣頭上,又拿小昏侯沒轍,這股天大的怨氣無處可撒,怕拿他們兩個開刀。

單于遲早有秋后算賬的一天。

此時不走,恐怕人頭落地。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