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女生小說 > 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 第八百五十一章 鴛鴦雙喜蝶雙飛(一更)全文閱讀

第八百五十一章 鴛鴦雙喜蝶雙飛(一更)

在這面宣布指婚圣旨時。

遠在京城的陸夫人,正在給大將軍王上香。

“夫君,珉瑞只回來不足半月就走了。

我還沒有看夠他,卻催著他啟程。

珉瑞成親,才是對你我、對公婆最大的孝心。

夫君,我們的孩兒被皇上指婚了。

不久后就會成家,我們要有兒媳了,親家姓宋。

你放心吧。

你雖不能再護著珉瑞,但是母親說的對。

珉瑞成家后,除我們疼他,還會多出親家一家人來疼他。

疼他的親人,只會越來越多。

夫君,我們的孩兒,是這天下間的最好的孩子。

他為不綴你威名,你以前一直護著的孩兒,他……”

陸夫人忽然潸然淚下。

腦中滿是夫君離世,兒子緊急掛帥。

兒子差些餓死在前線。

兒子考舉人榜首,扔下筆墨,轉頭二次征伐,一走就是幾年。

“別的不求,只求夫君保佑,我們的孩兒,從此順遂。”

……

“奉天承運皇帝,召曰:

茲聞黃龍知府宋福生之女茯苓,品貌出眾,青云出岫,嫻熟大方,秀外慧中,朕躬聞之甚悅。

朕之煜親王,鎮國至尊圣德蓉憲長公主之孫、國公肱文之孫,大將軍王承天廣運睿武端毅陸文正之子,陸畔,適婚娶之時,當擇賢女與配。

其女與煜親王堪稱天設地造,為成佳人之美。

特將黃龍府知府宋福生之女茯苓許配煜親王正妃。

一切禮儀,交由禮部與欽天監,宗正卿、監正共同操辦,擇良辰佳日完婚。

布告中外,咸使聞之

欽此。”

三十萬響鞭炮伴著“欽此”二字,轟然響起。

九架禮炮車仰望天空,響徹云霄。

昨兒還在下大雨,今兒天就放晴了。

宋茯苓隨盛裝的祖母和母親出門時,太陽正好出來,就照在她那閃閃發光的頭飾上。

此時,宋茯苓聽著那震耳欲聾的鞭炮聲,隨前方父親、陸畔,祖母、母親,齊齊跪磕,雙手伏地,手心感受潮乎乎的地面。

前方陸畔,在跪磕后就可以站起身。

而宋福生卻不行。

贊禮大臣柳將軍陪同,柳將軍手捧圣旨面西站立,宋福生一身官服,面北而跪。

這是作為女方父親,單獨的禮儀。

連磕三個頭后,為父宋福生才能雙手沖天,做出接旨動作,柳將軍將圣旨放置于他的手中。

這才叫,岳父接旨了。

宣旨大臣喊話:“族人,跪。”

宋九族嘩啦啦跪地一片。

宋福生雙手托捧圣旨,又再次跪到最前面,帶領家人們再來一遍,磕頭謝恩。

你都說,他打心眼里不膈應陸畔卻膈應王爺女婿,這麻煩的,他最不耐煩磕頭,再磕幾個就要磕懵了。

最氣人的是,王爺女婿只在宣讀圣旨時領旨謝恩,然后就姿態很高啊,成了觀禮者。

這是人家作為親王、包括郡王、貝勒、貝子、光頭皇子的特權。

所以說,真不是他宋福生矯情,是真來氣啊。

那副該死的皇家規矩下,處處滲透著:給你,你就要高高興興跪下接著,折騰的女方家。

他女婿卻作為上位者在看著。

不過,宋福生也知曉,咱家陸畔,此時尚算懂事。

因為按理,親王、皇子,總之就是那些特權人吧,是可以面朝他們,可以目視女方家接指婚圣旨的。

有點上位者親眼見證的意思。

見證本王要做你家女婿了,你們高不高興接受啊?給我笑,本王要親眼看看。

但是陸畔沒。

宋福生領著一家人跪地的時候,有特意看眼陸畔。

算你識相。

陸畔始終筆直的站在那里,背對著他們,都沒敢回頭瞧熱鬧。

老宋,你誤會了。

陸畔不是不忍看你,和你有啥關系?你一個小四品。

他從小到大,尤其現在,見過太多比你級別高的官員對他行禮。

不對他行禮,才會讓他不習慣。

你女兒就是對他恭敬少了,才引起他的注意。

他不回頭見證這歷史性的時刻,是不忍看你女兒跪下。

他怕想起第一次見面時,茯苓就跪他,他還給茯苓踢走了,用腳抖掉茯苓的臉,那張臉立馬掉地上沾滿臉塵土。

贊禮大臣柳將軍的重頭戲,終于來了。

擔心卡住,不脫稿也不好看。

一身紅的柳將軍,昨日默背禮單子好些遍。

今早起床又被柳夫人喚到跟前背誦。

“……賜金約領一副,大小金簪各三支,金玉珥六個,金釧四個。”

柳將軍換了口氣。

隨著他念,一樣一樣的御賜禮,被禮官們送到宋福生面前過目,再向下傳遞,族人雙手捧接。

就這時候,黃龍全民歡騰啊,就為了看這熱鬧才來的。

對于老百姓來講,你當誰都看到這種熱鬧呢,你當哪里都能出王妃呢。

黃龍這里,上上下下,恩,雖然沒有多少年,但是壓根就沒出過王妃,頭一個。

別的城池想看這種熱鬧,想開開眼,你那里,沒有。

“金衣鈕一百粒,銀衣鈕二百粒。

制衣裘皮一百零四張。

制帽用皮,九張。

制被褥狐皮,二百五十張。

錦緞衣料,百匹。”

柳將軍又換口氣。

也是在這時,宋茯苓終于有要嫁人的感覺了。

還沒咋地呢,只是才指婚,卻隨著柳伯伯說,皇家為表宋家養出她,如今給了皇家,眼圈一熱,吸吸鼻子又憋了回去。

特賜:

“其父,宋福生,金、銀、狐皮、貂帽、金帶、佩飾、鞋襪若干,及四馬匹。”

特賜:

“其母宋錢氏,金珥、金簪、狐皮袍若干,和馬,一匹。”

馬老太幫三兒媳接過御賜品的時候,有留意小孫女。

看一眼,又看一眼。

心里疑惑,她本人是很高興的,你看看人家皇家多講理,知道她家養這閨女花不少錢,胖丫最費錢,三兒兩口子那是心血給養大的,唉。

沒想到,小孫女那小表情卻有點兒不對勁。

擱心里琢磨琢磨,老太太明白了。

嘖嘖,還沒嫁人呢,有啥可抽抽臉的,不是拿你換金銀就給你推出去了。

不過,話說回來,丫啊,奶的胖丫。

奶最初看你那么奸懶饞滑,啥活也不會干,愁夠嗆。

那時候都想過找上門女婿。

你就尋思吧,上門女婿,哪有不倒搭的?

結果,你看看,不僅沒倒搭就挺好的了,而且嫁人還能給娘家嫁發達。

所以說,別不高興,瞎矯情啥呀寶兒,非得啥也沒有才樂呵?

而陸畔這時候也回頭了。

他望著人群中的茯苓,微皺下眉,也看出茯苓的表情不對勁。

他沒往茯苓舍不得爹娘方面思考。

怎么可能,他又沒娶到手。

那圣旨明明有值什么什么之際,特意沒念,日子都不給他定,卡在岳父那里。

陸畔就琢磨:

難道是才這么點兒聘禮就動容?

早著呢。

過大定,才是他陸家出手之時。

姐姐們有提過,要讓他這個弟弟的聘禮,從奉天城一直排到岳父家小樓門口。

三姐說,給那一路都堵上。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