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玄幻小說 > 萬維 > 第八百零五章:故人?全文閱讀

第八百零五章:故人?

飯堂部甲子號房,讓皇宇辰享受了他一直都沒有享受過的奢靡生活,這樣的時間度過了整整一天,在這一天之中,徐遠山的聲音再也沒有響起,他好似是已經沉睡了一般。皇宇辰自己在房間之中想了很多,徐遠山的出現對他而言有利有弊,目前來看還是利大于弊的,不過如果他盲目的依靠徐遠山的力量,后面很可能會吃大虧。

在這一天的過程中,皇宇辰仔細的檢查了自己的身體,之前他記憶之中在脖頸之處被砍出的傷口此刻已經完全愈合了,現在脖子上面有一道淺淺的疤痕,不過穿上長衫之后可以被完全擋住,看不真切。進過這么多長戰斗,皇宇辰的身上也是傷痕累累,大小傷疤也有不少,不過這些傷卻沒有在他身體之中留下隱疾,不知道是混元陣的功能,還是星輪的作用。

除卻已經愈合的傷口之外,一天的時間過去,皇宇辰再次感覺到自己體內能量的增長,胸口處混元陣一直在隱隱的散著光澤,忽明忽暗,只是現在的混元陣開起來并不大,在自己胸口處如同一枚銅錢般大小,皇宇辰現在能感覺到混元陣正隨著自己體內星輪緩緩轉動,只是轉動的速度十分緩慢,混元陣轉動緩慢,但外面的星輪卻逐漸加快速度,到了現在最外圍,星輪內能量的轉動速度已經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了,不知道這樣的變化如果到了外界,接觸了自然之力之后,會不會有什么其他的變化。

徐遠山給自己留在體內的一絲死氣一直包裹在星輪的最外圍,如果不仔細去看,還無法發覺死氣緩慢的轉動。關于死氣,黑色霧氣和飼生獸,皇宇辰并沒有詳細的詢問徐遠山,不過皇宇辰知道這三者之間必然存在某種聯系,很可能它們都屬于陰之力的某種運轉方式。

而后,皇宇辰又仔細回憶了之前在斗獸場中經歷的幾場戰斗,這些斗獸場中的參賽者所使用的戰斗技能讓皇宇辰耳目一新,尤其是中年人的強大爆發力,皇宇辰現在還清晰的記得自己對上中年人的時候他那詭異的出刀速度和超越身體極限的身法,那種決然的殺伐甚至讓皇宇辰根本就沒反應過來就已經中刀了。

“這次如果能帶著他們一同出去,將中年人大叔的這種手段學來,以后在和人對陣的時候,就不用完全依靠體內能量了。”皇宇辰心中默默想著,一想到飯堂部的兩個殺神和巨人都要和他一同出去,皇宇辰心中就沒來由的一陣興奮。

不過他同時也想到了齊正業和劉興安,這一路走來,都是這兩個人陪著皇宇辰,他之所以進入春湖永城,想找到兩人也是原因之一。不過尹子平已經說過兩人的情況,恐怕短時間之內,自己是見不到他們了。甚至以后還有沒有機會見到,皇宇辰心里都沒有把握。

齊正業和劉興安居然是一個人……這點上皇宇辰現在還不是太理解,徐修平,齊正業和劉

興安,這三個人也是一個謎團,是一個一直伴隨在皇宇辰周圍的謎團。

現在回想一下,好似皇宇辰身邊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謎團,身世都不是表面看起來那個樣子,無論是東王府的肖一搏,還是皇宇辰的父王,再到后面遇到的這些人,追日宗的林依依,蠻荒叢林的呂之卉,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淵源,每一個人又好似是皇宇辰前進路上的助力。這讓皇宇辰有一種錯覺,好似自己遇到的所有人,都是被人安排好的,在關鍵的時刻讓皇宇辰遇到。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現在和他共同使用一個身體的徐遠山……如果連他都是被人安排好的,那這個左右自己命運的人,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實在是讓人難以想象。

皇宇辰將椅子放在屋外,安靜的躺在椅子上,這里的環境很好,唯一讓他有些比喜歡的只有一點,春湖永城之中沒有自然的陽光,光線全部都是大量的燈籠提供的,這種沒有日夜交替的感覺也讓皇宇辰內心之中產生了某種錯覺,某種恍如隔世的錯覺。

這一日,皇宇辰正在院落之中躺在柔軟的椅子上休息,忽然聽到院外傳來一陣輕微的敲門聲,雖然離著還有些距離,但在如此幽靜的環境之中還是能聽的十分真切,皇宇辰沒有動,而是輕輕的揮了揮手,一名侍女直接上前,走向假山后面的院門。

皇宇辰雖然屏退了幾名侍女,但她們卻一直都沒有離開這個院落,她們工作的地點就是這里,要做到隨叫隨到,不過此時三名侍女已經在皇宇辰的命令下換掉了那種好似完全沒有的紗衣,穿上了正常的衣物,不然皇宇辰也還是沒有足夠的勇氣直接去看三個侍女的身體的。

片刻后,侍女回來,對皇宇辰微微躬身,輕聲道:“大人,外面來了一個侍者,他帶了一個人,說是您的故人,想和您見面。”

“嗯?故人?”皇宇辰聞言一愣,自己在春湖永城有什么故人?開口問道:“怎么?平常人不是不能夠隨意走動的嗎?這個人是誰?”

“此人是飯堂部的合作者之一,說他叫琪卡。”侍女輕聲回道。

“琪卡?”皇宇辰聞言先是一愣,隨后一個毛茸茸大漢的形象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他立刻回憶起了這件事,而后對侍女道:“請他進來吧,去再拿一張椅子,到一壺茶來。”

“是。”三名侍女同時應是,分別動作,不一會,皇宇辰的面前擺上了一張典雅的桌子,桌子上面放了一把精巧的茶壺和兩個茶杯,一張和皇宇辰一樣的椅子被放在桌子的后面;于此同時,侍女引著一個毛茸茸的高聳大漢從外面進來,正是皇宇辰進入春湖永城交談的第一個人,琪卡。

此刻琪卡左看右看,很明顯,他根本就沒有進入過飯堂部的甲等院落,一切對于他來說都十分新鮮。不過這也不能怪

他,皇宇辰算是見過世面了,第一次進來的時候,也是心中一陣驚訝。

侍女將琪卡引到皇宇辰的面前,微微躬身,站到皇宇辰身后去了,琪卡臉上帶著笑,沖皇宇辰道:“兄弟,你厲害了,就這么幾日沒見,你居然都能到這里來了?”

“琪卡兄。”皇宇辰微微一笑,示意琪卡落座,琪卡倒也不客氣,直接坐在椅子上,柔軟的椅子嚇了他一跳,忽然陷落讓他身體繃直站起來,再三確認了椅子沒事,這才又悻悻的坐下。

“琪卡兄,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這的?”皇宇辰沖琪卡微微一笑,一聽到此人的名字,皇宇辰就直接猜到了此人的來意,之所以讓他進來,也是因為皇宇辰要弄清事情的緣由。按說以徐遠山的級別,不可能有人敢輕易透露他的行蹤,現在皇宇辰就是徐遠山,透漏皇宇辰的行蹤,其實就和違抗城主的命令差不多了。

琪卡聞言,呵呵一笑,看了一眼皇宇辰身后的三個侍女,而后才對皇宇辰道:“兄弟,這個咱還真不能說,你也知道城里邊的道道,如果我說了,下場可就老慘了。”

“你不說,我大概也能猜到是誰。”皇宇辰瞇著眼睛,腦中立刻想到了當初坐在斗獸場看臺之上的那個上位者,如果不是他,那就是他身邊的少年侍者阿福。

“嘿嘿,兄弟你說笑了。”琪卡訕訕的笑著,完全沒有了第一次看到皇宇辰的那種從容,他完全沒想到皇宇辰能在幾日之內獲得現在的位置,當初他想找皇宇辰入伙,而現在確實想找皇宇辰辦事,幾日沒見,兩人的處境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琪卡兄,你找我做什么?”皇宇辰身體前傾,提起桌上的茶壺,給琪卡倒了一杯茶,道:“如果你是來找我離開春湖永城的,我可要提前跟你說,那不可能,城里邊的道道你要額知道,如果我做了,下場也就老慘了。”皇宇辰用自己的話直接封了琪卡的嘴,而且用的還是琪卡剛剛說過的話,這一句話說出來,琪卡臉上立刻一紅,明顯憋在當場,不知道后面的話應該怎么接了。

事情十分明顯,皇宇辰要離開春湖永城的消息雖然不是什么公開的消息,但尹子平想做這件事,就必須要用人,消息還是會走漏的。徐遠山已經逝去多年,城中怕是已經沒有了他的關系,皇宇辰又是剛剛進入春湖永城,和他聊過天的,恐怕也只有一個琪卡了,如果想通過皇宇辰的關系,讓他帶著一同離開春湖永城,琪卡就成了唯一的突破口。

這也就是琪卡現在來找皇宇辰的原因,他很可能不是為自己辦事,而是受了別人的逼迫,非要來找自己不可;這背后,肯定藏了一個春湖永城的高層人物,他有一定要弄出城池的人。

琪卡憋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話來,皇宇辰見狀微微一笑,道:“說說吧,開的什么條件?”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