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科幻小說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831章:愛而不得全文閱讀

第1831章:愛而不得

“嗨,小哥哥。”

唐柔柔和江浩打招呼,臉上帶著青春燦爛的笑容。

“以前經常跑步嗎?”江浩問道。

唐柔柔吐吐舌頭,“很少。”

“那咱們慢慢跑,累了就走路。”江浩道。

“好。”

兩人并排在公園路上慢跑起來,小姑娘沒有運動過,剛跑了幾分鐘就開始大口喘氣,不過卻努力跟隨。

跑了十分鐘,江浩叫停下,兩人開始并排走路,女孩終于能喘過氣來,一邊走路一邊和江浩聊天。

一開始聊貓咪,隨后又聊到興趣愛好,尤其是唱歌,唐柔柔一直夸獎江浩唱歌好好聽。

晨練結束,兩人在公園門口告別,江浩回寵物店上班,唐柔柔滿臉幸福的回到家。

唐媽媽做好早飯,唐爸正在吃,看女兒回來一身運動服,額頭臉頰上帶著汗珠,很是詫異。

“哎呦,我閨女怎么想起運動了,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說著還看看窗外的太陽。

“爸,說什么呢,我很勤奮的好不好。”唐柔柔撒嬌,趕緊去浴室洗澡。

唐爸看向妻子,“閨女什么情況?”

“我也不知道。”唐媽道。

吃完早飯,唐爸去公司,唐柔柔洗完澡出來,感覺精神滿滿,做到餐桌前大口吃早餐。

“柔柔,今天怎么這么高興啊?”唐媽媽問道。

“我沒有高興啊,我高興了嗎。”唐柔柔裝傻道。

吃完早飯跑回自己屋里,躺在床上拿出手機,點開江浩清唱的那首《一生不可自決》,越聽越感覺好聽。

......

幾天后,

晚上,

唐柔柔躺在家里床上,和江浩聊天。

“小哥哥在干嘛?”

“看書呢。”

“看什么書?”

“寵物訓練教程。”

“小哥哥,我和你說一件事情,今天有個男孩子和我表白,可我不喜歡他,你說我該怎么辦啊?”唐柔柔問道。

江浩笑了笑回道,“感情的事情,自己才能做決定,喜歡就同意,不喜歡就不同意。”

大學時代,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戀愛季節,這個時期,你可以不用想以后那么多,什么車子房子家庭,可以只為愛情而愛情,所以,大學時光的愛情最純粹,最值得珍惜。

“笨蛋!”

唐柔柔噘了噘嘴,對著屏幕罵道。

她想要聽江浩說的可不是這句話。

就在這時,唐柔柔的臥室門被推開,唐媽媽手里端著一碗冰糖雪梨湯。

唐柔柔見媽媽進來嚇了一跳,趕緊把手機屏幕朝下壓在床上。

不過她這個小動作沒有逃過唐媽媽的眼睛。

“柔柔喝湯。”唐媽媽笑著道。

“媽,你怎么不敲門啊。”唐柔柔噘著嘴道。

“怎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瞞著媽媽?”

“沒有啦。”唐柔柔趕緊否認。

“那在干嗎?”唐媽媽笑著問道。

“和一個寢室朋友聊天,媽你問什么問。”

唐媽媽能看出來,女兒在和自己撒謊。

“好好不問了,你把湯喝了。”說著把湯碗遞過去。

唐柔柔接過碗三兩口喝掉,把碗還給媽媽,“喝完啦。”

唐媽媽知道女兒在催促自己離開,接過碗,出去時叮囑了一句,“別睡太晚知道嗎?”

“知道啦。”

等唐媽媽關上門,唐柔柔趕緊拿出手機,又和江浩聊起來。

唐媽媽拿著碗在女兒門口站了好一會兒,心里閃過很多想法,而后才慢慢下樓。

......

這幾天寵物店生意還不錯,江浩給一只哈士奇洗完澡,正在吹風。

哈士奇最愛鬧騰,智商不低可服從性非常差,精力旺盛,活潑好動,基本上很少有聽話的。

“坐好,不要亂動知道嗎。”江浩對眼前這只哈士奇命令道。

哈士奇眨眨眼睛,老老實實的坐在哪里。

江浩用吹風機給他吹風,這家伙就老老實實的任由江浩擺弄,讓站就站讓臥就臥。

狗主人在旁邊看著都嘖嘖稱奇。

“你是怎么讓他這么聽話的,平日我說什么他都不聽,別說讓他乖乖做動作了,你罵它,它甚至會和你吵嘴。”

江浩笑了笑,“我們是專業的。”

“我帶他去過好幾個地方洗澡,也沒有見這么聽話過。”主人道。

“我是專業的。”江浩道。

洗澡之后,狗主人很痛快的辦了一張一千十次卡。

剛剛送走這位客人,又進來一位客人,是一位婦人,身材豐滿臉型圓潤,穿著看不出奢華卻很得體,懷里抱著一只長毛布偶貓。

江浩看到貓微微一愣,這不是唐柔柔家的貓嗎?

“阿姨您好,請問您是買貓糧還是給貓美容?”江浩問道。

女人仔細打量江浩兩眼,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給貓洗澡,對了,你認識這只貓嗎,它在這里應該辦卡了?”

“認識,是唐柔柔小姐吧?”江浩應道。

“對。”

婦人說著,把布偶貓交給江浩。

江浩抱著貓開始洗澡,婦人就坐在旁邊,看著江浩給貓洗澡,一句話沒說。

半個多小時后,貓咪洗完澡,吹干,變得更加漂亮了,江浩把貓抱到婦人跟前。

“阿姨,洗好了。”江浩道。

“嗯,挺專業的,咪咪又漂亮了。”說著接過貓抱在懷里,可婦人沒走,卻看向江浩。

剛剛給貓洗澡的時候,江浩就有種感覺,現在看婦人看向自己,他猜到,婦人可能要和自己說些什么。

“小伙子,你叫什么?”婦人問道。

“阿姨,我叫江浩。”

“哦,那我叫你小江可以吧?”

“當然可以。”

“小江啊,阿姨想和你聊兩句,你看有時間嗎?”婦人語氣平和的說道。

江浩頓了一兩秒鐘,“可以阿姨。”

“春景路的‘城市花園咖啡店’知道嗎,我在那里等你。”婦人道。

“好的阿姨。”

婦人出去后,坐上一輛奔馳車離開,小琴和小英都看向江浩,小英剛想說話,小琴趕緊拉了她一下。

江浩脫下圍裙,出門騎上電動車,不多時來到春景路城市花園咖啡店,女人正抱著貓坐在一個卡座里,江浩走過去。

“小江,坐吧。”婦人指了指對面的座位。

江浩坐下。

婦人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微笑,看著江浩沒有趾高氣昂,也沒有盛氣凌人,可江浩還是感受到一種俯視的感覺。

“小江,我是唐柔柔的媽媽,姓曾。”婦人道。

“曾阿姨您好。”江浩禮貌的叫了一聲。

婦人讓服務員過來,要了兩杯咖啡。

隨后對江浩道:“柔柔的爸爸呢,開了一家貿易公司,做進出口貿易生意,柔柔從小很聽話也很聰明,學過鋼琴、跳舞、畫畫,我們希望她在德智體美全面發展。”

“從小,她就沒吃過苦,嬌生慣養的,有時候還有些小任性。”

“我們家一兒一女,兒子在國外上大學,回來可以接他爸爸的班,對柔柔也沒什么太高要求,就希望她能找一個同樣家庭,同樣優秀的男孩子,幸福的過一輩子。”

女人說到這里,看著江浩道:“小江,你明白阿姨的意思嗎?”

江浩輕輕吸了一口氣。

他不傻,

其實在來的路上,他就已經猜到了大致情況。

他很明白,唐柔柔這樣的家庭,他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窮小子,可能連和她接觸的資格都沒有。

唐柔柔的媽媽,沒有吵鬧,沒有呵斥咒罵,再用一種很有素質的方式來處理這件事情。

江浩點點頭,很平和的道:“曾阿姨,我明白您的意思,您是怕我和柔柔發展成情侶,對吧。”

“我這個人,別的沒有,自知之明還是有的,我和柔柔只能算是朋友,還是那種接觸不深的朋友。”

“我明白自己的情況,柔柔很單純,很開朗,就像一個公主,應該由一位王子來愛他。”

婦人沒想到江浩這么好說話,沒有任何爭辯,直接同意了自己的要求,她心里微微有些詫異。

“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江浩肯定道。

“你,沒有喜歡上我們家柔柔?”女人問出疑惑。

“呵呵,柔柔那么漂亮、可愛的一個女孩子,性格又那么好,自然是人見人愛啦,不過我終究大幾歲,已經從學校畢業,步入社會,不能不懂事,您說對吧。”江浩道。

女人點點頭。

“你準備怎么做,柔柔很單純,我不想她受到任何傷害?”女人道。

女人的話已經有些無理,可江浩能理解,對方是出于一個母親保護自己孩子的角度出發。

“還有,今天我們見面的事情,我不希望柔柔知道。”女人又道。

“您怕她知道會恨上您?”江浩道。

女人一窒。

江浩輕輕一笑,“放心曾阿姨,今天我們見面這件事我永遠也不會說的,關于柔柔那邊,我會處理好,不會讓她受到傷害。”

“我明白一個道理,得不到父母祝福的戀愛和婚姻,是不會幸福的。”

婦人看著江浩,忽然感覺眼前這個男孩子好成熟,問道:“你也是大學畢業,哪個學校?”

“濱海財經學院。”

“那怎么跑寵物店做起了美容師?”

“現在大學生這么多,合適的工作不好找,陰差陽錯就做起了這個。”江浩道。

女人沉默兩秒鐘,道:“我有不少朋友開公司,可以幫忙推薦你去。”

江浩搖了搖頭,“謝謝曾阿姨,不必了。”

如果這是交換條件,江浩覺得對他是種侮辱,而且對方推薦的工作未必適合他。

江浩離開咖啡館,

女人看著窗外江浩消失的背影,自言自語道:“是個不錯的男孩子,長相談吐沒得挑,為人處世很老道,難怪柔柔會動心,只是條件太差了,唉~~。”

......

離開咖啡館,江浩沒有回寵物店,而是來到江邊公園,站在江邊看著靜靜流淌的江水。

他心里雖然沒有那種撕心裂肺的痛,

卻堵得難受!

要說她對唐柔柔沒有一點感覺,純屬騙人。

青春靚麗單純可愛愛說愛笑的女孩兒,誰又能不喜歡呢,他也產生了朦朧的感覺。

可現在,

必須停止。

因為他明白,雙方確實不合適。

唐柔柔可以只選擇愛情,他卻不行,他已經步入社會,知道在殘酷的社會現實面前,愛情究竟有多脆弱。

愛情是一朵嬌嫩的花朵,

美麗,

卻經不起任何摧殘。

江浩只能壓下心中剛剛升起愛的小火苗。

“呼~~!”

他長長呼出一口氣,想要緩解胸中的氣悶。

風吹過,

河邊幾片桃花落在河里,很快被河水沖走,消失不見。

江浩沒有可惜這些花瓣,

最起碼它們綻放過。

而他愛的花朵,還沒有綻放,甚至沒有形成花骨朵,就被扼殺在萌芽中了。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