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玄幻小說 > 我氣哭了百萬修煉者 > 第1225章 太欺負人了!全文閱讀

第1225章 太欺負人了!

至于現在的血淙……

他雖然不太明白那被稱作幽暗森林的到底是個什么地方。

但是,想來這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把人家徹底廢掉,然后丟到什么森林里,踏馬的,這要是還能活都有鬼了!

但是他還不能反駁人家。

不過……血淙覺得自己皮糙肉厚的,肯定抗揍,而且這滅霸說的是要送他去和自己那沒見過面的弟弟團聚,肯定就是要自己死!

他完全不在乎魔域會如何!

想到這,血淙目光一凝,雙眼直視著眼前這個一臉淡然的滅霸。

一句話不說,他還在等,等這個滅霸的下文。

“但是,我覺得你可能不怕死。”江北突然說道。

聽到這句話,血淙明顯的愣了一下,不怕死?怎么可能,他怕死,很怕死!

不過這要建立在一個比自己強大很多的對手上。

主宰境之下,他就那個最亮眼的星,他是無敵的!

“你覺得我在畏懼你身后的勢力嗎?”江北身體微微前傾,一臉認真的說道。

“哼!”

血淙撇了撇嘴,冷哼一聲。

“還是你覺得……我根本就殺不了你。”

血淙沒說話。

‘看來確實是這樣了。’江北心中明白了過來。

自己所表現出來的這個狀態,完全就不像是懼怕這魔域勢力一般,幾個主宰境的弟弟而已,哪有他編出來的那個天命魔尊來得狠?

“我懂了……”江北認真的點了點頭。

‘你又懂啥了?’血淙愣愣的看著這滅霸,心中突然……有點慌了。

“這人留著也沒啥用了,殺了吧,他嘴太嚴實,咱們什么也問不出來。”江北搖了搖頭,轉頭對著江南說道。

而江南……也是有了那么點猶豫。

正面戰場拼殺的時候,他可以悍不畏死,一心就是要弄死敵人。

但是這種情況下……

江南還是點了點頭,一臉的鄭重。

弟弟說的話,肯定有他的道理,江北說他嘴嚴,他就是嘴嚴,不用問什么了。

血淙傻眼了,你們不是第一套還沒走完嗎,不是還有第二套第三套,第十八套嗎,不試試怎么就……要下死手了?

沒什么!

真的沒什么的!我血淙血脈天賦無敵,肉身強橫無比!

倒是這個時候,江北突然注意到了什么。

反倒是阻止住了江南前進的腳步。

“哥,他這一把兵器,不需要了嗎?”江北突然開口,目光所到之處,正是地上安穩躺著的兩把血紅色的骨刃。

“不需要啊。”江南愣愣的答道。

“哦,那毀了吧,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留著也是個禍害。”江北撇了撇嘴,一副無悲無喜,看破了人生的模樣。

然后,從自己的褲腰帶里把小騷騷給掏出來。

在血淙一臉懵逼的目光中,只見得他突然一擊落下!

“轟!”

巨大的爆響聲,頓時傳出!

血淙雙眼頓時瞪大!

一臉擔心的盯著自己的那雙血靈刃,那是他父上舊蛻祭煉而成的!

不可能吧,絕對不可能吧!

“咔嚓……”

突然,耳邊便聽得一道脆響。

再定睛看去,那把最先受到碰撞的骨刃,已經出現了些許的裂紋。

“倒是還挺硬。”江北冷笑一聲,先一臉關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小騷騷,發現沒啥問題……

于是,轉手便將小騷騷別好,雙手握著這對骨刃,上下打量著。

而后,轉過身來,驟然將血靈刃朝空中一拋!

再看!

江北已經一只手摸向褲腰帶,而后抓緊了什么。

白光一閃!

滿月!

周身魔氣繚繞,猩紅的月光從那短劍刀鋒處灑落,狀若天上的圓月恰似那劍鋒處揮出!

“轟!轟!”

月光開始摩擦著那一雙血靈刃,沖擊著它們,而那晶瑩如玉的短劍,更是直接劈向了這骨刃的鋒利處。

“咔嚓!咔嚓!”

劇烈的爆響聲,伴隨著的便是這骨刃碎裂的聲音!

那咔嚓咔嚓的聲音,刺激著血淙的心神,仿佛,聽到了這世界上最為殘忍的撕裂聲。

血淙的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

他太高估自己了,他太高估自己的天賦了……

這雙骨刃經過祭煉,乃是達到了極品神器,甚至是即將進入半步道器的地步,雖已為死物,就算自己的肉身強橫程度比其更強,但是也強得有限。

這把道器……

竟恐怖如斯!

“好了,沒了。”江北落地,對著江南說道,那淡淡的聲音,和他身后飄散著的骨刃碎片,無一不是再進一步刺激著血淙的心智。

沒了,他的血靈刃就被這個人給毀了!

怒氣值+1+1+1……

“弟弟,我們……”江南張了張嘴,還是選擇了暗中傳聲。

“哥,到底你表演時間了。”江北微微一笑,把自己的小騷騷遞了過去。

江南接下,給自己點了根煙,在心中告訴著自己,這是魔域,眼前的血淙是大魔頭的兒子,絕對不能讓他成長起來。

“我明白了。”江南點了點頭,而后便步履堅定的朝著那血淙走去。

血淙的瞳孔還是放大。

此前那心中的無所畏懼,已經隨著江南的腳步逐漸落下而瞬間崩碎!

“我說!我說!我全都說!饒我一命!”

就在江南來到血淙身前一米處,正在那對著血淙褲襠那比劃著,考慮著從哪里開始捅的時候,血淙終于受不了心中的壓抑了,奮力的吼叫了出來。

而后,面帶哀求的看著江北,雙眼之中滑下兩行清淚。

太欺負人了,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哦?現在又想說了?”江北撇了撇嘴。

說罷,便已經跟上江南的腳步,輕輕拍了拍老哥的肩膀,制止住了這個動作。

“好,那我們繼續剛才的游戲,我問你答,沒問題吧?”江北盡量笑得很和藹,讓對方別這么害怕。

你特么乃是大魔頭啊,封川五階的大魔頭啊,別哭啊。

有話好好說不行嗎?

整得我像是什么十惡不赦的大壞蛋一樣。

“說,我全都說,沒問題!”血淙那頭點得如同小雞啄米一般。

但是江北那笑容……在血淙看來,甚至比之前那一臉陰狠的模樣更要讓他覺得害怕!

“第一個問題,你爹明知道魔域有危險,為何不出來施以援手。”江北問道。

“我父上重傷了,不光他重傷了,煉獄君王和地獄君王二人也都重傷了,他們無法離開圣殿!”血淙趕忙答道。

心里卻是一片死寂,他完了……

他出賣了魔域。

但是,他能因此活命。

好死不如賴活著,就算以后繼承不了父上的財產地位,他也不會被父上斬殺……

“果然是出事了。”江北微微點了點頭,這個答案他很滿意。

“那圣殿是什么地方?”江北再次問道。

既然無法離開圣殿……那就好辦多了。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