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學 > 女生小說 > 十代掌門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假亦真時全文閱讀

第五百三十三章 假亦真時

“想來我們一介金丹,竟然被逼迫做這種下賤之事!”

潛龍灣東北岸的一處荒蕪海灘附近,公孫牧和公孫盛一襲葛袍,在海面低空飛掠,間或拋出一枚枚碗口大小的餌料,這些由粗大肉塊綁在一起打造的食餌,頗受海中游魚的喜好,而那餌料偏偏極難啄食下來,只有體型略大的海獸,才能將其整個吞下,但這種“天賜”的美味,并不是白吃的,不一會兒,兩人身下的水面上,便聚集起近百只大大小小的各色海獸,循著餌料的香味,追蹤二人,躍躍前行。

“無聊的伎倆。”

公孫盛隨口抱怨道,對于公孫牧先前的吐槽不置可否,事實上,自從被那兩位元嬰拘禁,他們二人的一舉一動,便全由對方掌控,并且全然不知對方目的,不過十幾天下來,他們二人也得以知悉了對方的名號,其一是齊國元嬰田義成,而另一人,則是名散修,名司馬寇南。兩人應算是多年的朋友,一舉一動都頗有默契,這讓存心逃走的二人,一直未能得逞。

啪!

公孫牧隨手打出一道靈力,將一只躍出海面,想要強行攻擊二人的海獸擊退,隨后不無擔憂的道,“冥冥之中,我總覺得有大事發生。這些海獸雖然勉強只能算是一階靈獸,但聚集得多了,一定會引得有心人的注意。說不定,包含我們在內,都是其中一環。”

“別胡思亂想了,大事就在海中央。”

“你怎么不早說?”循著公孫盛的指引,公孫牧瞥了一眼西南方的天際,那里正有陰云積聚在一處,間或有枝狀的閃電貫穿其中,不過這在潛龍灣附近的海面上乃是常事,畢竟如今乃是盛夏時節。

“即便知道了,我們也無法離開。不過我之前聽到了那兩人的只言片語,他們來此的目的,似乎并不相同。所以,逃走的機會不是沒有,但必須先解決這件東西。”公孫盛隨意瞥了一眼右手上的骨玉手環,只要有這個東西在,他相信那兩位元嬰,能隨時找到自己。

“強行破除不是太難,但必須有事情吸引那兩人的主意,才能有足夠的時間籌劃。”公孫牧摩挲了那手環片刻,感受到其中汩汩的脈動,正與袖中暗自拿出來的那枚古怪的碎片交相呼應,恍惚間,他似乎覺得有股精純的能量,從那手環之中被強行抽離,就連其中的釉青斑紋,也淺淡了許多。

這古怪的碎片,定非凡物,他心道。

與此同時,在海灘附近的半新茅亭下,田義成和司馬寇南并肩而立,眺望著遠處揮之不散的陰云。

“有一枚手環上的印記,變得淺淡了。”田義成心有所感。

“無妨,你我合作打下的烙印,想要破除,沒那么簡單。”司馬寇南頗有自信,“天道已經出現端倪,兩名金丹加上一眾海獸,不管怎么說,都是輕而易舉能吞下的餌料,群雄環伺間,它沒必要拒絕這份唾手可得的美味。倒是我,應該早些出發了,否則加上你,目標太大,倒是會引得它警醒。”

“假亦真時真亦假,這天道比你我想象的要謹慎小心得多,只是如今這番嘗試,便已經費勁心機了。想來即便得到,也要花費不少精力除掉其中靈魂印記,否則即便不被反客為主,也會影響道心清明。”

“哈——,那是你的事,而且你要先得到才行。”司馬寇南嘴角微翹,斂起一旁石桌上的兩件法器,“義成兄,你我多年相交,到最后關頭才肯把法器借我,起碼的信任呢?”

“少貧嘴了,要不是你走了內人路線,我一件都不借。”田義成隨口哼了一句,“切記,古寶永恒之塔的主人雖弱,但許福寧應該不會輕易善罷甘休,盡量避免沖在前面,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他正要叮囑老友更多,卻見司馬寇南的身影已經越來越淡,便只能微微嘆氣,隨而身形飄忽,同時消失在亭臺左近,再無蹤跡。

…………

四外海水茫茫無際。

江楓正要因這團突如其來的晦暗做出防備,卻發現這團揮之不散的氤氳之間,正裹挾著自己先前拋出去的那枚竹簡。

呵,萬靈邪君這家伙,早就有準備的提前做出規避了么?

無論是靈力還是神識探入這團晦暗,都如同打入普通海水一般,并無多少異常。不過既然扔了出來,正如覆水難收,江楓也沒有將其再次收回的打算,便干脆借著海面上透過來的些許光亮,尋了寶船的行跡,快速綴了上去,雖然被寶船拒絕入艙,但寶船

的主人應該只是想讓自己留在外面做餌,至于犧牲餌料,在能夠顧及的范圍內,想來對方也不會輕易放棄自己,他隨即想起二師兄宇文浩齊的那句話,便更加堅定了這個想法。

這個時候,江楓忽有所感,登時便放出腰間靈獸袋中的四階“金殼玉霓龍蜥”,微光乍現間,便與其融為一體,同時信手打出兩道普通的三階隱身符,符箓固然普通,但在得來靈獸時,他便曾經暗自嘗試過,其對于隱身類效果甚是親和,有相互映襯,彼此相互強化的作用,盡管在眾強環伺間聊勝于無,但也好過沒有。

有詭異的物事游過左近,激起水波蕩漾的細碎聲響,混雜在上方的浪濤之中。借著隱身符的效果,以及靈獸的潛遁功效,江楓悄然前行,但距離那疑似已經開始減速的寶船還是更遠了些,這個時候,他發現那團灰濛的晦暗,也緊隨自己而來,而在那團晦暗的后面,正有兩道細微的潛流,在附近徘徊,雖然不易察覺,但想來應該沒有提前做出應對,故此,以自己的探查能力,還是能發現異常。

有人跟來了。

這是在跳入海中之前,早在預料到的事,只是沒有想到來的這么快。江楓進一步減慢了速度,削弱激蕩水流的程度,但因為實質躲在暗處,他得以漸漸遠離那兩道細微的潛流。

一個人影耐不住性子,從那潛流之中顯現,乃是裹著一襲黑袍的女子,兜帽已經摘了下來,露出火云般的秀發,正是那位出自油乃部落的婕云夫人。她俏臉微寒,左右巡視片刻,再度吞下一枚丹藥,想來應是便于在水下行動的物事,右手俏指彈出一道靈力,打在身后激蕩的水流之中,另一個身影不得不顯露出來。

卻是袁輝越,那位負責鎮守南宮家族海港的偽天級修士。

他怎么也來了?

江楓忍不住暗想道,身形再度后退,行動卻愈發謹慎,這兩人已經現身,對于借助靈獸遁形的自己,說不定會有些探測手段,正兀自擔心時,那兩人卻先一步發現了那團裹挾竹簡的晦暗,不由得向那團可疑的目標游來。

當此時,那團晦暗之中卻突然射出一道微不可查的藍光,打在左近被“金殼玉霓龍蜥”化身包裹的江楓身上,江楓只覺得那靈獸一個激靈,與周遭海水融合的體表,不由得泛起一陣異樣的漣漪,雖然很快便消融不見,但這須臾間的變故,卻驟然引起了那兩人的注意。

不好,暴露了。

萬靈你這老鬼竟然坑我!江楓登時加快速度,而那團晦暗卻借此機會向一旁漂移,避開了那兩人的關注,江楓速度不快,距離那兩者的距離越來越近,他甚至能感受到附近海水正變得溫熱,那應是后面兩名高階修士拋出的抓捕手段。

忽然,上方卻有一個人影驟然落水,激蕩起一團碩大的水花,無數氣泡隨著混亂的光影冉冉升起,見此陣勢,江楓不管不顧,直奔那落水地而去,有更明顯的目標吸引追者,顯然更好些。

然而更多的人影卻接踵落了下來,江楓登時穩住身形,向更深處遁去,卻見上方落水的第一人已經止住去勢,正是身體先一步發生變故,逃走的偽天級修士敕力玄虎心。

他怎么去而復返?

隔著忽然變得渾濁的海水,江楓看不見他的細微表情,只道他應該還活著,正試圖向遠離寶船的方向急速遁去,然而追者不止一人,僅僅是江楓見到的面孔,便有兩名生疏者,并不在師兄宇文浩齊先前的預估之中。

其中一人止住身形,并沒有徑直追上去,正是靈籠商會的會長東方笠,他瞥了一眼疑似早已在水中停留,速度不快,看似尋找著什么的婕云夫人和袁輝越,又環顧四周,第一時間發現了正向遠處逃遁的那團晦暗,右手只是一張,便有六條激蕩出無數氣浪的鎖鏈,從肘間急速飛出,那鎖鏈末端,六只斗大的飛爪驟然張開,釋放出無數彤紅的細線,相互勾連成籠,將那團晦暗的去向盡數鎖死。

那團晦暗沒有抵抗,任憑那牢籠快速飛回,直到了東方笠身側,被對方擒在手中,江楓登時暗覺不好,忽然感到掌心處一陣火灼般的熾熱,那貼體伴生的靈獸耐不住這般變故,登時解除了脫體,江楓的身形,便立即顯現在三人面前。

與此同時,東方笠手中的竹簡,迅速化為粉末,崩解在冰冷的海水之中。

臨行還坑我一次,被三名元嬰同境界修士盯上,江楓也棄了立即逃走的打算,舌下僅為二階丹

藥的“避水金丸”已經融化大半,如果不想辦法擺脫眼前困境,快速找地方換口氣的話,自己恐怕先一步被淹死在這海面之下,思及此處,他暗暗扣緊了袖中剛被祭出的“焰鋒炫光枝”,這只能用來嚇人的符寶,應該是眼下唯一的可用手段。

二師兄怎么還沒出現?

他暗自想到,然而求人不如求己,他想都沒想,迅速擎起在靈力沖涌下閃爍耀眼光芒的“焰鋒炫光枝”,佯裝不熟稔的模樣,奔著三人中間的空隙,猝然激發。

那三人本已經向著江楓圍攏而來,因為同樣忌憚彼此,故此速度慢了三分,然而江楓手中驟然亮起一道赤紅的光束,那光束足有一丈粗細,沿途的海水,盡數被其激蕩,泛起無數灼熱的氣泡。

距離最近的袁輝越不由得向一旁急退,呼吸間,體表迅速浮現起一團紫暈,但那激蕩的威能還是從身側刮過,他正要激發腰間的一件防身法器,卻忽然意識到,這看似雄渾無匹的手段,其實稀松平常。

嗯?

他心中冷哼一聲,登時將體表紫暈解除,佯裝被勁力沖擊到了的模樣,身形急速后退,右手捂住左肘片刻,在外人看來,似乎堪堪穩住身形。

宇文浩齊的這位師弟真是一身古怪,隱遁的本事說起來高明至極,但又不持久,錯漏百出,而且還用這種下三濫樣子貨手段迎敵,他不由得暗想道,隨即為自己的表演自鳴得意,心道,我這應該算是立了一功吧,回頭還要找宇文浩齊結賬。

袁輝越余光瞥了一眼遠處的兩人,似乎是看到了自己的狼狽,兩人的速度又慢了三分,不過隨著目標再度消散在海水之中,兩人再度綴了上去,只是此番,行事更為謹慎了些。

看起來還是沒讓這兩位死心,宇文浩齊,你這家伙的委托,還真是棘手的很,話說既然是你的親師弟,你怎么不自己來做,還要求到我身上?袁輝越心中喟嘆一聲,都說人情債難還,我還是忍了吧,他沒有急于追上去,而是祭出了一口黑光縈繞的碩大圓盾,護住心口,完成囑托固然重要,但在此等混亂的環境下,先活下去才是王道。這一點上,袁輝越很明白自己的實力,不足以在此間縱橫馳騁。

…………

寶船依舊破浪前行。

躲在陰云之間的夕陽,已經沒了蹤跡。愈發洶涌的濁浪之上,一道憑空被撕扯出的光暈之中,赫然凝練出一道青白色的石柱,那石柱只有半丈長短,一人粗細,但卻光芒如織,一時間宛若明燦的旭日,照亮了左近海面。

原本在四處追蹤目標的眾人,忽然都感覺心中被莫名沉重的物事撞擊一般,止住了身形,其中數名,更是浮出海面,透氣的同時,觀察起這奇怪的目標來。

真視道標……

其中一人喃喃自語,正是覆海門掌門羅君集,而在另一處海岸,躲在銀白面具之下的袁益都也鄭重起身,觀察起那青白石柱附近的情況來。

一個身影驟然出現在那石臺附近顯現,又撕開左近的空間,徑直跳脫進去,顯然,這位是負責放置此道標的修士,似乎已經完成了任務,又對此間的事情漠不關心,他匆匆逃離,沒有留下一丁點線索。

是誰?

又會發生什么?

七八道目光鎖死了那光芒熠熠的石臺,而與此同時,對此毫無所知,正在青白石臺下方海面,暗流之中潛行的江楓,忽然感到一陣心悸,他不由得扯了在袖中早就備好的布袋,一道靈識打過,“魅心魔晶”和“心鎖玉成扳指”脫出,卻見正有一團紫光縈繞其上,疑似有大事即將發生。

來的還真是時候。

然而身側一道鎖鏈已經疾行至此,正是元嬰東方笠的手段。

方才的威嚇沒起作用,還是想嘗試一二么,我淺山宗可是與貴商會有不少合作的啊!江楓心中頓時涌出一陣急火,倉促之間卻立即權衡了輕重緩急,不由得將手觸到儲物袋,想要將“太陰槐靈棺槨”扯出,將那兩件更為棘手的物事扔掉,以規避被“千面紫蘇真君”附體的悲劇發生。

然而這個時候,左近周遭的空間,卻忽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禁錮,混沌間,識海之中一陣激蕩鳴音,借助古寶永恒之塔,江楓得以迅速擺脫了桎梏,卻見一只莫名的大手,隨著一個微胖的身形驟然浮現在左近,那手中正有團蘊含無數威能的雷光顯現,向自己手中的扳指和“魅心魔晶”攝來。

疼博会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